言情小说园 > 女生言情 > 蜜汁萌妻:总裁夜夜宠 > 正文 第486节
    第九百七十八章 和宗家断绝往来

    “谭叔,你说宗北厉和外婆会谈什么?”童画儿实在忍不住问。

    “小小姐,这您就不用操心了,怀孕期间最忌心浮气躁,你要好好静下心来。”谭叔笑着给她削苹果。

    “就是,你害怕那混小子会吃亏?”坐在沙发上的多索没好气地道:“他可比你精明多了!你还是先操心自己吧!”

    “你不是应该担心外婆才对么?”童画儿奇怪地道。

    多索笑眯眯的:“她还需要担心么?全天下有几个能算计过她?”

    童画儿:“……”无语!

    都说恋爱中的人智商为零,怎么多索都老了也逃不开这个定律么?

    晚上,宗北厉回到房间,算了算时间,他和东方夫人整整谈了四个小时。

    可是不管童画儿怎么追问,这男人都不说一句谈话的内容,只说让她安心照顾好自己。

    童画儿无奈又无语,她太了解宗北厉的性格,他不想说,她再追问都是白费力气。

    从这天起,宗北厉便住在了东方家,虽然他什么都没说,但是童画儿还是察觉到了,东方家的人越来越忙碌,周围的建筑都已经开始有条不紊的布置。

    这一切都表明,即将举行的不再是她接手宗家的仪式,而是宗北厉入赘的仪式。

    童画儿后知后觉的也反应过来,之前她和宗北厉通电话的时候提过,只要她继承了东方家,他就不能再入赘了。

    也许是这句话催生了宗北厉要入赘东方家的决定,她怀孕的事情只不过是一个由头而已。

    中午,童画儿实在忍不住了,干脆去找东方夫人。

    知道她的来意,东方夫人笑眯眯地看着她:“怎么,他什么都没和你说过?”

    “我要是能从他那里知道的话,还用来问你吗?”童画儿撇了撇嘴道。

    “你啊,都有孩子了,怎么还是这样的性子。”东方夫人摇了摇头,道:“坐下,有什么话慢慢说。”

    “外婆,我已经没事了,没那么虚弱的。”童画儿道。

    回来后,莱恩医生便一直在给她调理身体,这段时间她也听话的静养着,身体早就已经好了。

    “那不一样,现在你可不是一个人,不能再像一样做什么事都不小心!”东方夫人皱着眉道。

    “可是我听说外婆你已经怀孕的时候,还连续工作过30多个小时呢。”

    童画儿笑眯眯的道。

    这些都是这些天和谭叔聊天的时候她了解到的,东方夫人从年轻到现在都是女强人,在任何情况任何境地下都是如此,现在却把怀孕的她当成一个瓷娃娃似的。

    “你和我能一样吗?我从小长在东方家,身体素质各方面都很好,你呢?这些年光是医院你都去过多少次了?”东方夫人朝她瞪眼。

    童画儿吐了吐舌头,顿了顿,道:“好了,外婆,我们还是说正事吧,你和宗北厉到底是怎么说的?”

    “还能怎么说,他想要当东方家的女婿,就必须和宗家断绝一切往来,他同意了,就这样。”

    东方夫人道。

    “和宗家断绝往来?”童画儿睁大眼睛:“他同意了?”

    她没想到,让宗北厉入赘到东方家,除了会让他接手料理庞大的东方家的生意外,竟然还要他和宗家切断关系!

    “不同意他留在这里干什么?”东方夫人道。

    宗北厉竟然真的同意了!

    童画儿咬了咬唇,道:“你也认可他吗?”

    “为什么不?”东方夫人皱着眉道:“虽然我没看上他,但是宗北厉的能力的确难得一见,况且……你不是也不愿意换人。”

    宗北厉猜的没错,东方家的确会因为他的能力接受他。

    可一想到他从此后就要和宗家切断关系,童画儿心里就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从东方夫人房间里出来,童画儿皱着眉朝房间的方向走去,这几天宗北厉一直忙着熟悉东方家的各项事务和公司的运营情况,每天都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现在回房间她根本就见不到他人。

    “小小姐。”一名保镖忽然朝她走过来。

    “有事吗?”

    童画儿问道。

    “少爷想请小小姐你过去一趟。”

    保镖道。

    童画儿点了点头:“好。”

    和保镖一起来到花园另一边,一眼便看到司徒蔚坐在轮椅上,童画儿走过去,道:“司徒蔚,你好些了吗?”

    爆炸那天,因为她喊了一声,司徒蔚也看到了那个男人的动作,所以及时避开了爆炸点,但也被冲击波震伤了。

    不过好在救治及时,他的腿只要再休养一段时间就能痊愈。

    “已经好多了。”司徒蔚转过头朝她笑了笑,看了眼她身后,道:“怎么没带人出来?”

    “嗯?”童画儿愣了一下,回过神摆了摆手,道:“在家里又没人会对我怎么样,不用带女佣的。”

    “你现在不一样,还是小心点好。”司徒蔚道。

    自从她怀孕后,好像每个人都拿她当保护动物似的,童画儿笑了笑,没再说什么,将话题扯开:“对了,你找我过来什么事?”

    司徒蔚眼眸闪了闪,定定的注视着她,没有讲话。

    “司徒蔚?”童画儿疑惑的看着他。

    “我是来和你道别的。”司徒蔚回过神,眼神定定的看着她道。

    “道别?”童画儿愣了一下,皱起眉道:“你要离开吗?”

    “嗯。”司徒蔚点了点头,顿了顿,又道:“不过不是现在。”

    “……”童画儿搞不懂他话里的意思。

    司徒蔚笑了笑,低沉的声音缓慢地继续道:“这段时间我想了想,决定接受你之前的提议,出去走了一走;另外我也很长时间没有回过司徒家了,所以打算回去看看。”

    “你要离开?”童画儿皱起眉。

    “嗯。”司徒蔚看着她笑了笑,道:“不过这些都是在仪式后的事,这段时间我会将东方家的事都安排好,然后再离开,怕到时候没时间和你说,所以便想提前告诉你。”

    “……”

    童画儿不知道该怎么说,她想问司徒蔚是不是因为宗北厉所以才忽然决定要离开,可是又不知道怎么说出口。

    在他们三个人的关系中,她注定不会和司徒蔚有任何结果,她要伤害的人也只会是司徒蔚。

    第九百七十九章 重要的事

    童画儿看了看远处的花园,沉默了一会,道:“想好要去什么地方了吗?”

    “之前你不是说过北欧,那边风景的确不错,所以我打算先去那。”司徒蔚道。

    先去那,也就是说去的地方不止是那。

    童画儿点了点头,道:“那等你的腿伤痊愈了再去吧,而且那边冬天很冷,你的腿刚受过伤,别在冬季的时候去。”

    “好。”司徒蔚点头同意了。

    “你……”童画儿忽然有些难以开口,顿了顿,看着司徒蔚笑了笑,道:“以后你还会回来的吧?外婆这么疼你,希望你能多回来看看她。”

    “当然会。”司徒蔚也笑了笑,俊脸上温和的表情和以前没什么两样。

    “那就好。”童画儿咬了咬唇,道:“对了,司徒蔚,谢谢你救我。”

    “不客气,我应该做的。”

    司徒蔚道。

    空气中忽然多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童画儿怔了怔:“我……”

    “时间已经不早了,你也累了一上午了,给回去休息吧。”司徒蔚抬起头看着她。

    这么多天以来,他直视她的机会并不多,今天算是一次,因为他要好好记住眼前这张精致的脸。

    以后,他未必还能有很多机会见到。

    “那……那你呢?”童画儿问。

    “我再在这里呆一会,莱恩说我多晒晒太阳,对身体有好处。”司徒蔚笑着道。

    什么多晒太阳,这些话都是借口罢了。

    童画儿不着痕迹的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道:“那好吧,我们回头见。”

    “嗯。”司徒蔚笑着点了点头。

    司徒蔚从小在东方家长大,其实他和东方夫人很像,这二十多年,都是为了东方家而活。

    可现在宗北厉来了……

    他一定已经知道东方家已经接受宗北厉入赘的事,这个男人什么话都没说,只是选择默默离开,甚至连借口都找得这么完美。

    童画儿忽然想到东方夫人说的话,他们欠司徒蔚的,她也欠司徒蔚的。

    这一辈子都还不清。

    快要走到别墅门口,忽然看到站在门口的男人,童画儿脚步停了一下,才继续走过去。

    “你怎么回来了?”童画儿疑惑地道。

    这个时间,他不是都在了解东方家的事务么?

    “你和他见面了?”宗北厉皱起眉看着她道。

    童画儿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谁,顿时有些无语又觉得好笑,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道:“嗯,是见面了,怎么了?”

    “怎么了?”宗北厉眯起眼盯着她,阴测测勾起唇。

    每次被他这样看着,她就难以抑制的有点害怕,顿了顿,道:“唔,我们都住在这,进一面也很正常呀。”

    “是么?”宗北厉唇角的笑意更冷。

    童画儿咬了咬唇,忽然眼神一闪,抬起头看着他道:“倒是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外婆让你和宗家断绝关系的事?你居然一直瞒着我。”

    “你知道了?”宗北厉不悦地皱起眉:“那老太太告诉你了?”

    “那你还想瞒我到什么时候?”童画儿皱起眉道。

    宗北厉看了她几秒,轻描淡写地道:“告诉你又能怎么样?”

    “……”

    童画儿傻眼了。

    东方家的规矩不可能因为她一个人而改变,没错,告诉她又怎么样?

    童画儿看着眼前男人眉宇间有些疲惫的神色,现在不过才中午而已,他已经有些累了,之前她接触过的只是东方家的一些皮毛生意罢了,现在宗北厉要全面接手,工作量有多大不言而喻。

    “那你真的和宗家断绝关系了?”童画儿问。

    “不然呢?”宗北厉挑眉看着她,冷着的俊脸酷酷的:“你以为我会让你一辈子都挂着未婚的名头?”

    “……”

    童画儿一怔,忽然觉得有些想笑。

    这个男人还是像她刚认识的时候那样霸道,他永远只要他想要的结果。

    比如众所周知的他们的夫妻关系……

    她觉得其实根本没必要,但是在这个男人眼里,他非要不可!

    童画儿低下头看了眼自己依然还平坦的小腹,往前走了两步,站在宗北厉面前,发亮的眸子定定的看着他道:“宗北厉,你值得吗?”

    “你不见他就值得。”宗北厉居高临下地睨着她,挺拔的身影投下一片阴影。

    “你怎么这么小气呀。”童画儿撇了撇嘴,道:“他因为你都要离开这里了,你还容不下他么?”

    “呵……”

    宗北厉眯起眼意味不明的冷笑一声,没有讲话。

    童画儿自然没想那么多,顿了顿,主动伸手抱住男人的腰,轻声道:“宗北厉,好像和你在一起,我永远都猜不到将来会发生什么。”

    离开天水市的时候,她以为这辈子都要和宗北厉异地恋,结果却没想到不过短短两个月,他们又在一起,并且以后都不会再分开。

    回想起来,似乎每次都是这样。

    她以为要和宗北厉分手,可结果她还是没有离开这个男人。

    她以为会和他永不见面,可事实上他们的关系越来越亲密。

    童画儿低下头笑了笑,抬起头看着宗北厉,道:“你今天是不是很忙啊?”

    “还有十分钟。”宗北厉看了眼手表,补充道:“东方家族的长辈们还在书房等我。”

    “你就这样丢下他们出来啦?”童画儿有些惊讶。

    那些做事十分讲规矩的长辈被宗北厉丢下,一定会对他心生不满吧。

    “半小时之内,他们看不完计划书。”宗北厉自信的挑眉道。

    计划书?

    童画儿不懂他做了什么计划,不过既然是宗北厉弄出来的东西,必然不会让那群长辈失望。

    “宗北厉,以后我们就要住在这里了呀。”童画儿轻声道。

    她忽然变得这么乖巧,宗北厉低下头看着她,大手握住她的手,英眉顿时一皱:“手怎么这么冷?回房间去。”

    “唔,好。”

    童画儿笑了笑,任由他带着朝房间里走去。

    因为她已经怀孕的关系,入赘的仪式必须要在她显怀之前举行,东方家已经加快速度布置。

    不远处的屋梁上已经挂起了大红色的喜幡,童画儿回过头看了一眼,鲜艳的颜色在一片翠色中格外显然。

    据说入赘仪式后,宗北厉的名字就要被写进东方家的族谱,东方家会对外公布他们的婚讯,按照东方家的规矩,如果他们愿意,将来去世后他们会被合葬在东方家的墓地。

    这就是她和宗北厉以后的一生了吧,忙碌、永远在一起。

    也许将来他们还会遇到很多惊心动魄的困难,也许他们还会有分歧吵架,但重要的是:他们不会再分开了。

    走廊上,童画儿偏过头,眼睛亮亮的看着宗北厉英俊的侧脸:“宗北厉,晚上你可以早点回来和我一起吃晚餐吗?”

    宗北厉偏过头看她,想也没想便答:“好。”

    (全文完)【本章节首发.言.情.小.说园,请记住网址(www.yqxs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