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园 > 古代言情 > 中宫 > 正文 第106节
    第二百一十章 送她一个机会

    晚上慕容勉和管家过来的时候,慕容瑾已经带着柳柳和彩屏离开了。

    事情她已经都和九姨娘说了,自会由她转述给她渣爹,如此她也就没必要再留在这边,况且她还有别的事情要做。

    “小姐,您要见春桃?”得知慕容瑾竟是要叫李氏身边的人过来说话之后,彩屏和柳柳都很吃惊。

    毕竟她们和夫人向来不对付,她身边的人能可靠吗?

    慕容瑾点头:“是!她曾说过想要效忠我。”

    彩屏闻言便不再说话,她相信大小姐的本事。但事关九姨娘及腹中孩儿的安危,柳柳还是有些不放心:“可她终究还是夫人的人。”

    慕容瑾示意她稍安勿躁,然后对彩屏道:“你只管去请便是。”

    彩屏闻言自是赶忙去办了,慕容瑾这才和柳柳耐心解释道:“你无需担忧,春桃那个人贪生怕死又爱谋小利,她一定会答应照我说的做的。而且她也不是帮我们,而是在为她自己。”

    可以利用春桃贪生怕死贪图小利的弱点让她做事柳柳倒是懂,只是她不明白明明是让春桃帮她们做事怎么就是为了她自己了。

    “奴婢不明白。”柳柳摇了摇头,她已经习惯了有什么不懂的便直接问慕容瑾。

    这次慕容瑾却没和她细说,而是道:“待会你只管看着便好,放心吧!我是不会害姨娘的。”

    柳柳自然知道她不会害九姨娘,因为她们之所以能有今天可全是拖了慕容瑾的福,只是她一时还是无法想到慕容瑾到底要和春桃说什么。

    但既然已经得了慕容瑾的承诺,她自然也不会再问,因为她相信小姐一定是有充分的理由。

    不一会儿,彩屏便叫来了春桃,而慕容瑾未免她不自在,便只让柳柳去里间听,免得她在春桃会放不开。

    “不知大小姐叫奴婢来有什么吩咐?”春桃见了慕容瑾自是毕恭毕敬的。

    原本她就曾感激慕容瑾放了她一马,早有效忠她之心,后来又见她对她身边的人那么好,更是羡慕不已,只是日盼夜盼,却也总不见大小姐有何事要找她做,以至于她都有些心灰意冷了,没想到大小姐身边的彩屏竟会在这时候找到她,她自是欢喜不已。

    只是如今她还并不清楚慕容瑾到底让她做什么,因此只好先收敛一番,尽可能的表现出对她的恭敬。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我想送你一个机会,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听听?”慕容瑾倒是不急着说事情,而是先问起她来。

    春桃早有效忠慕容瑾之心,听她这么说便理所应当的觉得慕容瑾是要交代什么任务给她,便道:“春桃早已表明心意,愿意效忠大小姐。”

    慕容瑾却摇了摇头:“我并非是让你效忠我,而是免费送你一个机会,当然了,这也是我所希望的。不知你可否有兴趣要听一听?”

    春桃闻言这才道:“大小姐但说无妨!”

    不一会儿春桃从慕容瑾这边离开,然后便神色如常的回到李氏身边继续侍候着,只是她看起来一切如常,可偏生又透着那么点不同寻常,总之,李氏很容易变看出来了。

    “你今天怎么回事?怎么有点魂不守舍的?”李氏还从未见过她这样,自然是很惊讶。

    春桃闻言立马开始眼神躲闪起来,支支吾吾道:“奴婢偶然间发现了一些东西,不知当讲不当讲。”

    她说罢还特地瞥了眼其他人,李氏闻言会意,当即道:“你们都先下去吧!”然后才又继续对春桃道:“你但说无妨。”

    春桃却仍旧不愿意开口,而是又道:“可是这话到底是有些不大……那个……就是……”她似为难急了,但终究还是横下心来,一口气直接全部说了出来:“奴婢怕夫人听了之后会伤心生气。”

    李氏闻言不禁蹙了蹙眉,有种不好的预感,但还是坚持询问:“到底什么事?你赶快说!”

    真是急死她了,一看定然是十分要紧的。也不知这丫头今日到底怎么了,往日说话办事一向伶俐的,哪像现在,根本就一副胆小怕事的模样。

    “是这样的,奴婢瑾儿无意间撞到了大小姐和她身边的柳柳,你猜她们二人说什么?她们竟然说早就知道夫人如今要跟大小姐和好是为了让大小姐帮忙保住您腹中的小公子。”

    李氏一听是这事,当即哪里还忍得住,忙不迭地便继续催问:“然后呢?”

    问这话时她眼皮禁不住的跳啊跳,就知道没什么好事,但她到底还是舍不得放弃自己心底的那一点点期待。

    也许是自己想多了呢?

    “然而大小姐对柳柳说,说……说您肚子里的孩子因为在初期便接受了大量药物,早难以负荷,想要保住是……根本……不可能的。”说到这里,春桃艰难地吞了吞口水,似是怕李氏会因此而责骂她胡说八道,又似是在替她悲伤难过。

    “她……当真是这么说的?”果不其然,李氏闻言果真接受不了,一巴掌便重重地拍到了一旁的桌子上,瞬间放在边缘的茶盏便落了下来,摔到地上摔了个四分五裂。

    “夫人,您不要这样。”春桃闻言赶忙蹲下身去,主动去捡地上的碎瓷片。“您这样容易伤到自己的。”

    “哼!”李氏闻言冷哼一声:“怎么可能没救,如果是真的的话,那小贱人为何还敢收我这么多东西。”

    她可才从自己这里拿了不少银子走呢,如果不是已经默许了帮自己这个忙,她又怎敢?

    所以如今李氏倒是不信慕容瑾没有那个本事,反而要怀疑去春桃来。

    “你这样欺骗本夫人,到底有什么好处?”她轻蔑地瞪着春桃,与其让她相信孩子不行了,倒不如让她怀疑这贱婢对自己的忠心。

    然而春桃却是不卑不亢地道:“夫人,是真的,都是真的。大小姐说她之所以收您那么多东西并不是因为答应要帮您救治肚子里的小公子,而是因为是您说这是给她的补偿,如此就当是您为了弥补害死她母亲而做出的救赎,和她想要收取的诊金没有任何关系。”

    这倒是慕容瑾能说出的话,李氏一听哪里还有不信的道理,当即气得直接将桌子都掀了。

    但相比于心中的气闷,更让她难以接受的还是肚子里的孩子没希望了。这怎么可以?她真是好恨呐!好恨自己错信了赵氏那个贱人,都怪她吃里扒外,否则的话自己现在只需安心养胎等着肚子里的孩子早点出生便好了。

    “贱人!都是贱人!”她怒声吼道,心里也是说不出的懊悔,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她伸手摸了摸自己还没有什么明显特征的肚子,心里也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其实她一早就该知道的,慕容瑾那小贱人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她万不该在这个当口去惹她的。

    李氏觉得内心有些绝望,而且现在不止是她,就是她的瑜儿,她捧在心尖尖上的宝贝女儿,如今也跟自己越来越疏远了。

    她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怎么才短短一两个月的时间,自己就从备受尊重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当家主母变成了现在老爷厌弃,女儿嫌弃,鼓足勇气拉下脸去求别人还要被耍的地步呢?

    李氏前所未有的沮丧,以至于竟不顾春桃还在场,便开始掩面啜泣起来。

    然而这时却又听春桃开口道:“不过奴婢还从那柳柳口中听到了一个消息,这个消息对于夫人来说或许一切还有转机。”

    李氏闻言突然眼前一亮,赶忙问道:“什么消息,赶快说来听听!”

    春桃这才又一脸谨慎地道:“您也知道的,那个柳柳之前是九姨娘房里的人,可现在偏生她却是不知何故偷偷怀上了。”

    “什么?”李氏一听,那火气瞬间便又上来了。

    这些个小贱人,一个两个都按捺不住想要骑到自己头上不成?

    还真是没看出来,老九平日里那个怂样,竟然能在背地里偷偷做出这等事来,实在是不能忍,她一定要赶快去将那个小贱人处理了去。

    春桃见状赶忙开口安抚道:“夫人息怒,您听我说,九姨娘背着您偷偷怀了孩子固然可恶,可如果是在这个时候的话,倒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好事?”李氏怒翻一个白眼给她:“这能算什么好事?我的孩子保不住她却怀上了吗,这根本就是在向我示威吧?”

    春桃却是故作高深地摇了摇头:“夫人此言差矣,您想想,老爷最近独宠大姨娘,而九姨娘却怀了孕。关键怀了也就怀了,可她为什么不在第一时间告诉老爷,若是老爷知道保准开心不是?可偏生她却是不说,而非要偷偷的,您说这其中是不是……”

    说到这里,春桃便停住了,接下去的内容不要她说,李氏自会自行补充。

    “你的意思是那个小贱人背着老爷偷偷怀了野种?”思及此,李氏便立马冷笑道:“如此倒是让本夫人省事了不少,直接送她去见之前那几位便是。”

    春桃:“……”这夫人除了一心想着怎么除掉别人,心里就没点别的算计吗?

    “夫人,现在这么做并不合适,而且这件事完全可以为我们所用,您这样不是没白的损失了一个大好机会不是?”

    第二百一十一章 由她亲自处置

    “什么机会?”李氏还是没能理解春桃的意思。

    许是她最近实在是诸事不顺,心情有些糟糕,根本就静不下心来去认真思考,所用此时听闻春桃如此说,不管是真是假,还是想要先听听看她怎么说。

    “夫人,您想啊,这个孩子如果是您的孩子,那是不是就来得正是时候?”春桃见李氏依然上钩,便立马笑着说道。

    “我的?”李氏若有所思。

    春桃立马紧跟着解释起来:“如今您有身孕老爷是知道,可九姨娘那事却是不敢告诉别人,如此一来,您说若是直接将那个孩子变成您的,会如何?”

    李氏闻言瞬间如醍醐灌顶:“你的意思是我这边的情况继续对老爷瞒着,到时候只管将那贱人的孩子抱来便是,如此即便我肚子里的这个孩子没法健健康康的出生,到时候有那个在,老爷同样还是得器重我。而且到时候再将老九一除,这事就彻底没人知道了,到时候这孩子一直跟着我由我教养,定然也一样能够成为我日后的倚仗。”

    春桃正是这个意思,当即赶忙赞道:“夫人果然通透,一说就明白了。”

    既然心中有了这么一个想法,李氏定然也是上了心的。当即赶忙又道:“只是她那个孩子到底怎么来的咱们还不清楚,如此倒是先不宜轻举妄动,待本夫人明日去探探虚实再说。”

    说到这里,李氏的神色变得无比的严肃。她在思考,怎么这样一个好法子她之前就没想到呢?

    不过现在这个时机却是最佳,因为正像春桃所说,自己如今可是确确实实怀了身孕的,到时候必然不会有人怀疑这孩子的出身。

    既是如此的话,那这孩子到底是谁生的便就不重要了。只要能为自己所用,只要能名正言顺的成为自己的儿子,其它的都不重要。

    当然了,做这事还得小心仔细些,不能让老爷发现,一切都需得私下进行才可以。

    “你且先下去吧,此事且容我先考虑考虑,记住这件事一定不要再跟任何人提起,务必保密。”既是准备要去做,必然得事先计划一番,故而李氏便先遣了春桃离开,准备一个人好好合计合计。

    然而春桃在临走前却仍是很体贴地提醒道:“夫人切记,以后莫要再找大小姐给您看诊了,以免看出什么破绽来。奴婢觉得为了这事能够稳妥,您最好能够请个可靠的大夫来专门经手这事,到时候定能万无一失。”

    李氏闻言点了点头:“这事我心里有数,你且先下去吧!”

    真是没看出来,这小丫头竟然还挺聪明的。如此,若是此事能成,她日后定当好好重用她。

    这么一想,李氏便已经觉得事情已经成了大半,故而心情也瞬间跟着便好了不少。

    想来自己的孩儿在这会到来,那定然是个福薄没命的,如此倒不如早早放他去了,免得日后痛苦,毕竟若是生出一个残废的话,不止是它自己本身难过,就连自己也会脸上无光,到时候别说别的了,只怕老爷也会厌恶非常。

    可若自己生的是个健健康康的孩儿,那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这么想着,李氏的脑子瞬间便开始告诉运转起来。

    谁也不知道这一夜李氏到底经历了什么,但第二日待慕容勉前脚刚上朝走,她后脚便带人去了翠竹轩慰问九姨娘。

    “什么?夫人来了?”香芋将这个消息报给九姨娘的时候,她还正躺在床上睡觉,完全就还是没起。

    然而还不等她慌慌忙忙的穿戴完毕出去迎接,李氏便已经带着人直接走了进来。

    “哟!都这个点了妹妹还在睡呢!怎的,这都太阳晒屁股了,也不怕被人笑话了去?”李氏高声调侃道,脸上也挂着往常身为当家主母的得意与骄傲。

    九姨娘见了她却没那般好心情了,活像是被吓到了一般,当即整个人都哆嗦了一下,下意识的便又坐回了床上。

    “夫……夫人,您怎么来了?”她似是有些害怕,两手禁不住扯进了床上的被子。“那个,妾身正要出去迎接,怎的您就突然来了?”

    九姨娘笑得脸蛋都有些僵硬,看得出对李氏的到来很是惶恐。

    “怎么?我不能来吗?怎么着咱们也算是姐妹一场,又都同是服侍老爷的,如此妹妹身子不大爽利,我这个当姐姐的也理应过来看看不是?”李氏望着九姨娘,一脸的玩味。

    九姨娘被她看得有些害怕,加之心里紧张,不自觉的便往后缩了缩,装傻道:“夫人说什么呢?贱妾听不懂。”

    “听不懂是吗?”李氏笑得越发森冷,居高临下的凑到她跟前轻抬起九姨娘的下巴道:“怎的,你自己敢做,还不敢承认了?”

    九姨娘被她这模样吓到了,只恨不能躲得远远的,连连否认:“夫人说什么呢?贱妾听不懂。”

    她虽如此说,但在这般紧要的关头,双手还是忍不住下意识的便护着自己的肚子。

    如此已算是足够明显了,李氏哪里还有不确定的。

    “哟!妹妹有喜了这是好事啊,怎的还遮遮掩掩的,莫非你肚子里的东西见不得人?”

    虽然这孩子注定是自己的,可终究也不是亲生的,所以在真正将这个孩子归为自己所有之前,她也并不需要避讳什么,想怎么称呼就怎么称呼。毕竟她才是那个唯一可以给他正大光明身份的人。

    “夫人胡说什么?我肚子里的孩子本来就是老爷的,有什么见不得人?”九姨娘似是不忍她侮辱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下意识的便开始开口反驳,然而越是说到后面她的声音便开始变得越小,似是说错了话一般,仿佛她真的很害怕李氏会知道一样。

    “你确定是老爷的?”李氏闻言赶忙追问。

    原本她还以为能让这老九如此遮遮掩掩的定然是个孽种,却没成想竟是老爷的亲儿子。不过如此岂不是更好,别人的孩子终究不是老爷亲生的,到时候万一被老爷发现自己也说不清楚。

    可现在就不同了,现在这孩子原本就是老爷亲生的,如此一来自己在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他换到自己名下,别人定当完全不会怀疑。

    只是在此之前,她还是要先弄清楚这老九瞒着大伙的原因。

    “夫人,你什么意思?贱妾虽然出身不好,可自始至终也就只有老爷一个男人,这孩子自然是老爷的,您何苦说出那种话来羞辱贱妾?”九姨娘因为太过生气,气得一张脸都一会红一会白的,但为了和李氏对质,她还是选择坚强的昂起头来与她对视。

    “是吗?既然如此的话,那你怀了孕为何却偷偷摸摸的不敢说出来?”李氏此时可谓是将当家主母的派头表现的淋漓尽致。

    她自信在自己这等威压之下,这个胆小的九姨娘定然会如实招来。

    而九姨娘果真也没让她失望,故而便开始仔仔细细讲解起来:“夫人,老爷最近一心宠着流珠姐姐,您也是知道的,如此他眼里又岂会有贱妾?”

    说起流珠,李氏比九姨娘要气愤的多,但终究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如此便生生忍下了,只道:“老爷最近确实宠着那个贱婢,不过既然老爷一直宠着那贱婢,那怀孕的应该是她,怎么会是你?”

    为了证明自己肚子里的确实是慕容勉的种,九姨娘不得不跟李氏解释清楚:“事情是这样的,您也知道,贱妾出身本就不好,而且自从进府之后,老爷对贱妾也一直冷淡的很,如此不闻不问的扔在这翠竹轩两年多,贱妾早已对他断了念想。

    可终究整日待在这院子里太过于苦闷,所以贱妾便渴望能够有一个自己的孩子,所以才在流珠姐姐成功取得老爷欢心后动了心思,想要偷偷为自己生下一个孩子了。”

    九姨娘的这种想法李氏可以理解,只是她还是不能明白为什么这个孩子是老爷的,九姨娘却仍要隐瞒。

    故而便开口问道:“所以呢,你是怎么做的?”

    说到这里,九姨娘的眼中瞬间便变成浓浓的感激:“这还得多亏大小姐,是贱妾托她身边的人向她求了那种药,您也知道的,流珠姐姐就是因为那个才会让老爷如此宠爱她。

    当然了,后来贱妾发现并不是那样,不过在当时贱妾确确实实是那样认为的,所以便和她用了同样的法子,趁着老爷那日在书房处理事情的时候偷偷给他下了药。

    可您猜怎么着?他最终叫的竟还是流珠姐姐的名字,还说什么一定会听她的话绝对不会再拈花惹草宠幸别人,除了拿夫人您没办法之外,若是他还碰了别人,就……就……”

    说到这,九姨娘简直快要哭了,完全一副不知该如何说下去的模样。

    李氏却是听得有些不耐了:“就什么?”

    那流珠贱婢,竟还敢背着自己让老爷答应她这种无理要求,实在是可恶至极。

    “就按照流珠姐姐要求的那样,将那人绑起来亲自到她面前赔罪,并由她亲自处置,要杀要剐皆随她高兴。”【本章节首发.言.情.小.说园,请记住网址(www.yqxs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