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园 > 女生言情 > 换我先吻你 > 正文 第145节
    第287章 最幸运的事(大结局)

    “跪下,给我磕头!不要太多,三个响头就行了!”

    宋天逸冰冷且羞辱性的话语一出,季阮阮的脸色顿时变得更难看了,可看到战野没有反驳时,她的心里涌现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不要!战野,不要跪!”

    虽然两人之前有过很多的误会和互相伤害,可在季阮阮眼里战野是一个骄傲的人,她怎么可能因为她而让他下跪呢?

    男儿膝下有黄金啊,而且宋天逸是摆明了在羞辱他!

    “怎么?你不是很爱季阮阮吗?为了她连自己的命都不要吗?难道还在乎颜面?还是说季阮阮在你的心目中远没有你的尊严来的重要?”

    战野依旧没有说话,他只是深深地看着季阮阮,眼底是浓浓的爱恋和心疼,幽深的目光在触及到她脖子上的血痕时,他的俊脸一下子变得无比阴沉,“你伤了她?”

    宋天逸的手很轻佻地摸了摸季阮阮的脖子,“你说这里吗?哦,她不听话,所以我给了她一点小惩罚而已!我说你到底跪不跪啊?你要是再不跪,我可不敢保证季阮阮身上会不会多一道伤痕!”

    宋天逸把玩着手里的刀,一张俊脸上满是狰狞,他的目光时而看着战野,时而又在季阮阮的身上游走,好像在找什么下手的地方一样。

    最后,刀停留在了季阮阮的脸上,“战野,你当初就是被季阮阮的这张脸蛋迷惑了吧?你说我要是毁了它,你还会爱季阮阮吗?”

    “住手!你敢碰再碰她一下,我一定会将你碎尸万段!”

    “哎呀,我好怕啊,战野!现在季阮阮可是在我手里,你以为你还能威胁的到我吗?除非你不管她的死活!我给你三秒钟的时间考虑,一……二……”

    看到那尖锐的刀子快要划破季阮阮的皮肤时,战野心里一紧,“好,我跪!”

    “不要!战野,我们已经一点关系都没有了,你没必要为了我做到这个地步!”

    季阮阮急的眼泪都流了出来,该死的宋天逸,没想到他竟然能想出这么损的招折磨战野。

    “结婚证都有了,怎么可能没关系!”

    结婚证?他们已经结婚了?

    宋天逸脸色变得越发的狰狞,看到战野目光深情地看着季阮阮,而季阮阮含泪望着战野时,心里的怒火越烧越旺,他们竟然当着他的面儿眉目传情,“还不快跪下!”

    战野紧握着拳头,深情的视线一刻也没离开过季阮阮。

    季阮阮见他的身子缓缓地朝下跪了下去,情急之下狠狠地咬在了宋天逸的胳膊上,在宋天逸因为吃疼放松警惕的时候,季阮阮狠狠地推开宋天逸就朝战野的方向跑去……

    “该死!”宋天逸怒吼了一声,直接挥刀朝季阮阮砍去,而季阮阮根本就没意识到宋天逸的动作,此刻她的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战野给宋天逸那个混蛋下跪。

    刀子离季阮阮的后背越来越近,千钧一发之际战野一把将季阮阮拉到自己身边,伸脚就踢中了宋天逸的手腕,刀子一下子就落在了地上,宋天逸也吃疼地捂住了手腕!

    “阮阮,你没事吧?”

    季阮阮心有余悸地摇了摇头,“我没事,我不允许你给宋天逸下跪!”

    “好,老婆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听你的!”

    刚刚季阮阮在宋天逸手里,战野处于劣势地位的确怕宋天逸会伤害到季阮阮,现在季阮阮在他身边,主动权在他手里!

    那几个壮汉将战野和季阮阮都围了起来,宋天逸走到中间冷冷地看着他们,“战野,你以为你今天能带得走季阮阮和夏欣吗?”

    “一定能!”

    “呵……好啊,我倒要看看你哪里来的自信能带的走他们!兄弟们,给我上!”

    季阮阮紧张地抓住了战野的衣服,“他们人很多,你一个人能应付的过来吗?”

    “放心,我来的时候已经安排好了,你去看看夏欣怎么样了,这边我来搞定!”

    “嗯嗯,你小心点!”

    其实无论任何时候,季阮阮都是相信战野的,他那么厉害,一定会没问题的!

    于是,季阮阮立刻跑到了夏欣面前,将她扶了起来,夏欣伤的比较重,脸上和身上都已经被打伤了,季阮阮看着心疼不已,“夏欣,你别害怕,战野一定会救我们出去的!”

    夏欣轻笑了一声,“我不害怕,倒是你,很少见过这样的场面吧?”

    “我也不怕!我相信我们一定会平安出去的!”

    唐依依看着乱成一团的场面,又看了看单独在一起的季阮阮和夏欣。

    战野已经无暇顾及季阮阮了,看到地上的刀,唐依依的眼底闪过一丝阴狠。

    随后,她趁人不注意悄悄地捡起了那把刀缓缓地走向了季阮阮。

    她一定不能让季阮阮活着离开这里。

    季阮阮拿着纸帮夏欣擦脸上和嘴巴上的血迹根本没看到唐依依的靠近。

    “季阮阮,你去死吧!”

    唐依依举起刀朝季阮阮砍去,战野看到后想冲过去可被人挡住了,夏欣想起来,可还是晚了一步,危急时刻,一只大手突然冲出来抓住了唐依依的胳膊,狠狠地甩了唐依依一耳光,“你干什么!”

    “你放开我,我要杀了她,我要杀了季阮阮,这个世界上有我没她,有她没我!”

    “那你怎么不去死!”

    听到宋天逸冰冷的声音,唐依依不可置信地看向了他,“宋天逸,是我帮你抓到了季阮阮,是我帮你得到了宋氏集团的继承权,你现在翻脸不认人了!我那么爱你,为了你我宁愿做犯法的事儿,可你不但打我还叫我去死……啊啊啊……为什么啊!”

    “因为我从来没爱过你!唐依依,你也不想想,像你这样的女人,要不是你还有利用的价值,你以为我会容忍你在我身边?”

    唐依依的脸色变得无比惨白,“什……什么?你跟我在一起跟我上床只是为了利用我?你不是说过只要你得到宋氏集团就会跟我在一起吗?”

    “哈哈……”宋天逸像是听到了一个很好笑的笑话似的狂笑了一声,“你觉得可能吗?只要想到你和唐振川那个老男人上过床还怀过他的孩子,我就恶心的想吐!”

    “啊……”唐依依彻底的崩溃了,拿着刀乱挥了起来,宋天逸的手被划伤了一道口子,盛怒中的他脸色一变,夺下唐依依手中的刀子以后狠狠地插进了唐依依的胸口。

    鲜血一下子染红了唐依依的胸口,她的脸上有震惊也有恐惧。

    突然,几个黑衣人冲了进来,为首的男人在人却中找了一圈,在看到季阮阮怀里的夏欣时脸色大变立刻朝季阮阮冲过去将夏欣搂进了自己的怀里,“你这个该死的女人,你就不能听我一次吗?是不是气死我你才觉得满意啊!”

    “放心,我死不了!”

    见夏欣好像认识那个男人,季阮阮立刻起身走向了唐依依,此时的唐依依已经倒在了地上,身子一抽一抽的,满脸的悲哀和不甘心。

    宋天逸看情势不对想跑,可被几个黑衣人拦住,他想冲出去,厉家洋和他打了起来。

    敢伤害他的小欣欣,不想活了……

    形势急剧转变,战野立刻来到了季阮阮身边,看到奄奄一息的唐依依,他蹙了蹙眉没有说话。

    “战野,叫救护车!快叫救护车!”

    “叫救护车来不及,你要真的想让她活就赶紧送她去医院!”

    “好好好,那就去医院!”

    季阮阮想带唐依依去医院,可唐依依推开了她,“我不用你假好心!我就是死了也跟你没关系……”

    季阮阮气的不轻,“好啊,那你死吧,反正爸爸也是被你杀死的,你死了正好下去给他赔罪!”

    一提到季志安,唐依依的眼泪就流了下来,她现在哪还有脸去见爸爸!

    随即她又狠狠地瞪向了季阮阮,“都怪你,要不是我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从小你什么都比我好,我嫉妒你又羡慕你!可我长得一点都不比你差,为什么你能嫁给宋天逸,我却不行?我喜欢了他那么久,到头来却得到了他的一把刀!”

    季阮阮紧捏着拳头咬了咬牙,“别说了,我先带你去医院!”

    “不……咳咳……我不想去医院,就算治好了,我也是死路一条对吗?你不会放过我,警方和法律也饶恕不了我……现在死跟多活几天再死又有什么区别呢?”

    “只要你认错的态度好,我会想办法不让你死!”

    “不让我死?哈哈……那也是终身监禁吧?让我做一辈子牢那还不如让我死……咳咳……”

    唐依依咳嗽了几声,鲜血从她的嘴巴里流了出来。

    这一次她真的是知道什么叫自食恶果了,她用刀杀了爸爸,而她爱的男人又用刀杀她!

    “先别说话,我带你去医院!”季阮阮抹了抹眼泪,尽管恨唐依依,可她毕竟是自己的妹妹。

    “不……你让我把话,我不想和爸爸一样死在半路上……一直以来,我都觉得我是家里最不受宠的那一个,爸爸喜欢你,妈妈爱小凡……”

    “你错了,他们都很爱你!”

    “是吗?呵……可是我从来都没感觉到……咳咳……季阮阮,你……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可悲?处心积虑了这么久不但没得到自己心爱的男人,还把自己搞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咳咳……”

    季阮阮一边掉眼泪一边给唐依依擦嘴巴上的血,“我们先去医院,一切等你好了再说!”

    唐依依的眼神都开始涣散,“不……我看到爸爸来接我了,就像小时候我每次放学一样,他牵着我的手给我买糖葫芦吃……”

    季阮阮紧紧地握住了唐依依的手,哭着大喊了几声,“依依……唐依依……”

    “不……我不叫唐依依……我是季依依……爸爸,我对不起你……”

    语毕,唐依依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依依……依依……”

    无论季阮阮怎么喊,唐依依都没再醒来。

    ……

    那天以后,季阮阮被战野送到了医院,她怀孕的事情终究也没能瞒得住战野。

    只是两人还是没有和好,一出院,季阮阮就按安排了唐依依的葬礼,将她和季志安葬在了一起。

    葬礼那天刘丹梅来了,唐家倒台以后,她就好像老了十几岁一样,整个人都沧桑的不成样子。

    她在唐依依的墓碑前哭的很惨,可季阮阮冷冷地看着她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

    最后刘丹梅起身走到了季阮阮面前,“阮阮,依依怎么就这么走了啊,我都还没来得及让她嫁人过上幸福的日子呢!”

    “幸福的日子?”季阮阮冷笑了一声,“把自己的女儿当情敌,现在唐依依走了,你应该是最高兴的那一个人吧!”

    “你……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当初我也是为了依依好……”

    “是吗?你敢摸着你的良心说打掉唐依依肚子里的孩子时你没有任何私心?”

    刘丹梅的眼底闪过一丝慌乱,“我……”

    “刘丹梅,这个家因为你而变得四分五裂,当初要不是你贪慕虚荣,唐依依也不会受你影响变成这样还害死了爸爸……其实你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刘丹梅失神地往后退了几步,“不是的,不是我……”

    就在这时,两个警察来到了刘丹梅身边,“刘丹梅女士,我们怀疑你和一宗谋杀案有关,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警察通知,你们是不是搞错了啊,我怎么可能参与谋杀案呢?”

    “虽然你没亲自参与谋杀,但你包庇罪犯,所以请配合我们!你可以保持沉默,但你说的每一句话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不……你们搞错了,我没要包庇……”突然,刘丹梅转过身紧紧地抓住了季阮阮的胳膊,“阮阮,你救救我,现在只有你能救我了!”

    季阮阮狠狠地甩开了刘丹梅的手,“在爸爸死的那一天,在你包庇唐依依的那一刻,你就该料到有这一天的到来!”

    刘丹梅的老脸瞬间变得狰狞,“好啊,我真是生了一个好女儿啊,不但不帮我,还想把我送进监狱你,季阮阮,你这么不孝,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多行不义必自毙!”

    刘丹梅是在季阮阮的眼前被警察带走的,她一开始装的很坚强,可警察和刘丹梅离开后,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

    看着墓碑上的季志安,季阮阮心里难受极了,“爸……是不是连你也觉得我很冷血?”

    战野搂住了季阮阮的肩膀,“叔叔那么爱你,怎么会觉得你冷血,唐依依和刘丹梅是自作自受,跟你没有关系……”

    “可是小凡回家后看到我一个人,会不会恨我?”

    “不会,小凡是个聪明的孩子,她不会黑白不分!好了,我们该回去了,你现在身子太弱还怀着孩子,不能吹太久的冷风。”

    季阮阮转头看向了战野,“这个孩子不是你的!”

    “……”

    “是R先生的!所以跟你没关系,你也不用来关心我,我不会跟你在一起!”

    季阮阮的话音刚落,战野突然跪在了季志安墓碑前,“季叔叔……不对,爸……我叫战野,是你女儿季阮阮法律上的老公,我今天就在你墓碑前发誓,我会生生世世爱季阮阮,把她碰到手心里宠,只要我活着一天,我就不会让她没有家!即便是我死了,我也会把我最好的东西都留给她……”

    季阮阮刚止住了一点的泪水又汹涌地流了下来。

    “没告诉你我跟阮阮结婚是我的错,但我是真的很爱她,请你放心把她交给我!其实我一直都没有告诉过她我为什么要叫R!”

    季阮阮抽了抽鼻子,“为什么啊?难道还有原因?”

    战野温柔地吻了吻季阮阮的手背,“对,因为那是我心爱女人的名字!”

    阮阮=R!

    “哼,你就喜欢搞这些小动作!”

    “那不知道我的这些小动作有没有打动你?”

    “没有!爸……依依……我先走了,下次再来看你们!”

    说完,季阮阮就率先走出了墓园,战野轻笑了一声后追了上去。

    墓园门口。

    “你在这儿等我一会儿,我去开车!”

    “嗯!”

    季阮阮确实也走累了,这几天她一直都没怎么休息好过,宋天逸被抓,她还被带去警局做了笔录。

    战野去取车的时候,季阮阮想找个地方坐下来休息一下,可刚往前走了两步,一辆车突然冲出来撞了上去。

    战野听到声音后惊恐地转头,就看到季阮阮已经倒在了地上,他脸色大变,跑过去将季阮阮抱了起来,“阮阮……阮阮……你怎么样了?”

    那辆车子撞了人之后跑了,战野立刻拿出了手机,“秦流水,堵住一辆车牌号为B789的车,然后马上派人到墓园来,快!”

    听到战野严肃紧张的声音,秦流水就知道出事了,立刻派了人去拦车,而他自己赶向了墓园。

    此时的季阮阮头脑一片空白,可又好像有很多东西钻入了她的脑袋里似的,很多她既陌生又熟悉的回忆一下子清晰了起来。

    她想起了六年前的校园。

    刘丹梅出轨唐振川的事情是她第一个发现的,她不知道该怎么跟爸爸说,所以一直将这个秘密压在了心里。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去找战野,可没想到看到战野和唐以晴在一起。

    唐以晴扑进了战野的怀里,战野没有推开唐以晴!

    那时候的她就感觉好像全世界都背叛了她似的,妈妈跟了唐振川,唐振川的女儿有跟自己的男朋友有一腿,所以她一怒一下就跟战野分手了。

    那一段时间是季阮阮过的最痛苦的日子,每天除了学习就是学习。

    可是她心里很清楚她还是很爱战野的,所以在战野生日的那一天,她还是放不下战野所以义无反顾地跑出去找他,却没想到发生了车祸。

    除了有痛苦的回忆外,季阮阮也想起了那些美好的回忆。

    战野教她画画,说她是小笨蛋。

    两人一起躺在草地上看星星。

    下雪的时候,他会带她去最高的地方看雪景,两人在漫天飞舞的雪花中亲吻。

    哦,对了,她的第一个男人是他!

    看着抱着自己跑的男人,季阮阮伸手摸上了他的脸,“鲤鱼……”

    战野的步子顿了一下,随即又开始奔跑。

    “阮阮,你千万不能有事!”

    该死,都怪他,要不是他看她太累想让她休息一会儿带她一起去车库,那她是不是就不会出事!

    她和宝宝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他一定不会放过自己!

    秦流水的车开的很快,没过多久就碰到了战野和季阮阮。

    两人很快就将季阮阮送到了医院。

    “万幸,虽然有流产迹象,但宝宝还是留了下来!以后千万要主意了。”

    听到医生的话,战野重重地松了一口气。

    这个时候也得到了手下传来的消息,“老大,那辆撞季小姐的车找到了,是唐以晴……”

    “她现在人呢?”

    “还被拦在路上!”

    “马上报警!”

    “可是唐小姐说要见你!”

    “告诉她,好好在牢里改过自新!”

    秦流水点了点头,知道老大是动怒了。

    唐以晴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在车里狂笑了一声,她真是可悲啊,到头来他都不愿意来见自己一面。

    她明明爱了他那么多年,明明比季阮阮待在他身边的时间还长……可她最终还是输给了季阮阮!

    当初她看到爸爸一个女人在一起的时候,她在另一条街上看到了季阮阮。

    后来她查了一下,才知道那个女人就是季阮阮的母亲。

    她知道季阮阮那几天心情不好,也料到季阮阮会去找战野,所以她时时刻刻都在观察着季阮阮的状态。

    有一次见季阮阮要出门,她就先季阮阮出了门去找战野。

    她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战野,还哭着说:“战学长,你说我到底该怎么办?要是阮阮知道她妈妈和我爸爸在一起,那她会不会就跟我绝交啊!大人们的事情跟我和阮阮无关,阮阮是我最好的闺蜜,我不想失去她……”

    远远地看到季阮阮到来,她哭着扑进了战野的怀里。

    战野只是愣了几秒,随后就推开了她,“你放心,阮阮是个聪明人,她知道孰轻孰重!”

    后来季阮阮果然跟战野分手了,连一个理由都没给。

    战野在那一段日子里过的特别不好,她一边心疼战野一边又无比痛恨季阮阮。

    得到战野要出国的消息后,她高兴不已也跟着他一起出了国,她以为只要自己努力就一定会得到战野。

    是啊,她得到了,可她终究还是失去了。

    他爱的人一直是季阮阮,从来都不是她!

    可天知道她听到季阮阮怀孕的消息时有多恐惧有多恨,所以她才不顾一切地撞了季阮阮。

    她本以为他会来看她一眼,就算是骂她打她都行,可是现在他连看她一眼都不愿意!

    她输了……而且输的很彻底!

    ……

    一个月后,季阮阮出院了。

    宋天逸,,刘丹梅,唐振川以及唐以晴的审判报告也下来了。

    唐振川贪污公款高大一个亿,被判了死刑。

    宋天逸故意绑架还故意杀人,可只判了终身监禁。

    因为在宋天逸被判刑的前一天,宋正雄找上了战野,以从此以后不再过问宋氏集团的一切事物为条件让战野保下了宋天逸。

    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刘丹梅涉嫌包庇罪判了两年。

    唐以晴以故意杀人未遂判了十年。

    所有一切尘埃落定,坏人都得到了惩罚。

    八个月后,季阮阮生下了一个女儿,取名战萌萌,当天季宇凡也从美国回来了。

    两姐弟抱在一起哭了很久,要不是战野实在看不下去拉开了两人,两人很不知道要哭到什么时候。

    战野去抱孩子洗澡的时候,季宇凡握住了季阮阮的手,“姐,我就知道你最后肯定会跟战野在一起!”

    “……为什么这么说?”

    “其实我当初离开的时候,是他给了我重生的希望,他说过他会保护你,会一直爱你!”

    季阮阮轻笑了一声,“那个时候他可是唐以晴的未婚夫,你就不怕他是骗你的?”

    “不怕,因为我从他的眼睛里看到的是你不是唐以晴!”

    季阮阮笑了笑,笑容里满是幸福,这八个月里发生了很多事情,他无微不至地照顾着自己,每次一有点风吹草动就要拉着她往医院跑,过的比她还如履薄冰的!

    她的心也不是铁打的,怎么可能看不出他是不是真心对自己。

    更何况,她爱的人一直是他……

    所以她不想他每次都跟自己挤她出租屋里的小床就跟他一起搬到了以前住的别墅里。

    孩子五个月的时候,他在海边向她求了婚……

    她想这辈子估计就这个男人了,所以就答应了他,只是两人因为宝宝的缘故还没举行婚礼。

    而这八个月里,季阮阮从战野的口中得知了厉家洋和夏欣的事情,基本就是厉家洋一直爱着冰上没人夏欣,只是夏欣一直都没那个心思,后来宋天逸绑架夏欣的事件结束后,两人好像就在一起了。

    而景水灵和简庭深经历了各种各样的磨难以后在一起了,景水灵今年拿了影后,人气不是一二般的旺,每次跟季阮阮出来见面还要全副武装。

    简庭深比较可课,不准景水灵拍吻戏,不准景水灵拍床戏,更不准景水灵拍水下的戏,以至于景水灵跟季阮阮吐槽了好几次,可季阮阮看来那两人就是在秀恩爱。

    而在季阮阮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的是高高和施琅在一起了,而高高竟然是秦流水的妹妹秦高山!

    听说当初父母取名的时候就是按照高山流水来的,可高高嫌弃自己的名字太男性化,所以直接叫了高高。

    更搞笑的是施琅一开始还以为高高是个男人,以为自己对高高动心是自己被景水灵打击到性取向发生了严重的变化,为此还看了几个月的心理医生。

    最后得知自己已经病入膏肓治不好,干脆就跟高高告白了。

    当时不说高高同不同意,秦流水第一个不同意,秦流水一直觉得施琅不可靠还花心。

    后来施琅不知道用了多少方法秦流水才松口,而在高高答应施琅告白以后,施琅才知道高高是个女人。

    听战野描述那一次施琅高兴地站在皇爵会所的楼顶上拿着喇叭喊了很久的“老子不是同性恋!”

    之后战野将宋氏集团和战神集体合并到了一起。

    战萌萌一岁的时候,大家商量一起举行婚礼,那一天整个云海市所有的版面都是那一次的婚礼。

    整整一个星期那热度都没下来过……

    晚上,战野一手抱着萌萌,一手牵着季阮阮的手去海边散步。

    季阮阮很享受这样悠闲安静的生活。

    “老公,等萌萌长大一点,我们带她去旅游吧!让她看看这个世界的美好!”

    战野蹙眉,“等萌萌长大一点我们自己去旅行不带她去!”

    “……为什么?”

    “她长大以后会有她的真命天子带她去到处玩,现在是我们两个人的时光,我不想再被她打扰!”

    季阮阮哭笑不得,“不都说女儿是爸爸上辈子的情人吗?你怎么这么不待见萌萌?”

    “得了吧,我上辈子的情人肯定还是你,我说过了,我会生生世世跟你在一起!”

    要女儿真是小情人,怎么可能每天晚上闹的他不得安宁,让他连好好亲热亲热自己老婆都那么难!

    季阮阮被战野的甜言蜜语撩的心头大热,凑到他身边后想吻吻他,战野也很主动地将自己的嘴巴凑了过来,可就在两个嘴巴碰到一起的时候,一只胖乎乎的小手突然横出来挡了一下!

    两人都亲到了萌萌的小手。

    季阮阮笑了,而战野的脸黑了!

    “战萌萌,你再这样,以后我跟你妈妈出门散步都不带你!”

    战萌萌吧唧一下亲在了战野脸上,一个劲儿地讨好,“粑粑……粑粑……”

    那软萌的语气和可爱的小脸实在是让战野没法生气,“好,只要你乖一点,爸爸就送你一个大礼物!”

    于是那几晚萌萌真的很乖,而季阮阮则被战野变着花样地折腾了几个晚上。

    “喂,你不是要给萌萌送礼吗?整天缠着我干什么?”

    “我不是正在努力给萌萌制造礼物了吗?”

    “什么?”

    战野凑到季阮阮耳边暧昧道:“我要给萌萌送一个弟弟活着妹妹玩!”

    “……你流氓……”

    话还没说完,季阮阮的嘴巴就被封住了,一场不可描述的床战又开始了。

    季阮阮很多次都在想,她能遇到战野大概是她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了……

    ………………………………

    PS:这本书终于完结了,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微信公众号:楼萦(大家可以关注一下,新书到时候在微信公众号通知的哈)。

    新浪微博:楼萦MM。

    【本章节首发.言.情.小.说园,请记住网址(www.yqxs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