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园 > 女生言情 > 两个人的烟火 > 正文 第199节
    第三百九十九章 景城宸家

    “不可能!”

    秦振飞严厉呵斥一句,觉得自己的女儿怎么也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

    但是那录音,完完全全就是自己女儿的声音,秦振飞的瞳孔脩得放大,不敢相信。*【www.yqxsy.com

    心里嘀咕的同时,立即又看向了慕庒,呵斥道:“肯定是你们龙海帮误人子弟,教唆我女儿这样做的,我女儿才十岁不到,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有这种心机……”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慕庒轻笑一声,看向了秦振飞道:“秦总,没有十足的把握,你觉得我慕庒会信口开河么?不然,我现在再让我的属下给你女儿通一下电话,你就知道,是我们教唆,还是你自己的女儿本就如此恶毒,小小年纪就有这种心机了!”

    话落,慕庒眉头一挑,看向秦振飞:“这录音完全可以去找警方鉴定,是真是假,试试便知!”

    看着慕庒如此镇定,秦振飞的心里慌乱了。

    这件事情一旦报警,可能女儿真的会去少管所,而且他最疼爱的女儿,就会从此被世人笑话,以后在景城哪里还有容身之处……

    秦家是名门世家,也丢不起这个人。

    最主要的,秦二叔那边要知道这个,老爷子他们也会震怒,以后秦善也会被逐出家门,连带着他也会被老爷子不信任。

    名门世家里的争夺本就是黑暗的,巴不得找个把柄踩死对方,他这么多年在老爷子面前建立的信任,不能功亏一篑。

    想了良久,秦振飞努力的镇定自己的情绪,然后看向了慕庒,咬牙切齿道:“好,那你倒是给我说说,你想怎么解决?”

    慕庒一看秦振飞三两下还真的被制服了,他立即将这段时间的火气发作了出来。

    如若不是考虑组织要洗白,这个时候不宜起冲突被关注,他早杀到景城秦家老巢去了,还能给秦家这般嚣张。

    不过,秦家愿意服软,慕庒也不会得罪人,如今这关键的节骨眼,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解决事情很简单,你先前伤了我手底下的人,赔偿所有人的医药费精神损失费,还有帮着地头蛇他们帮抢去的场子都得一样不少的还给龙海帮,另外,保证从此井水不犯河水,再不插手这海城的事情,也不得针对我龙海帮,我就放过你女儿,这证据就交给你,不过为了以防口头不算,我们需要签个保证书,一式两份,各执一份,也是为了以后安宁!”

    “若是秦总爽快答应,从今以后就谁也犯不着为难谁,若是不答应,我龙海帮豁出去了,也能伤你秦家一伤,另外你女儿这辈子也就彻底毁掉了,日后可没有人敢要一个少管所出来的人做媳妇吧!?”

    秦振飞听着这一番话,心都气肿了。

    可是现在,名声大于一切的年代,秦振飞丢不起那个人,也绝对不能让宝贝女儿秦善的一辈子就这么的毁掉。

    如此想着,秦振飞是真的后悔,真是把秦善给宠坏了,平时也不注意,才让那孩子学会了这么一套东西。

    没有办法,秦振飞现在就只能答应,没有别的选择,最终答应后,憋了一肚子火气扬长而去。

    刹那间,地头蛇的老大黄三见状,这段子有了秦家的财力支持,壮大了不少,和龙海帮对着干可开心了,但是秦家这一撤去,哪里还是慕庒的对手。

    瞬间,他立即和颜悦色的道歉:“龙老大,这段时间,都是小弟不对了,打扰你了,我这就告辞,祝你生意兴隆哈!”

    说完,黄三脚底抹油就想溜掉,却被慕庒直接喝住。

    “黄三,你什么时候见过老子被人欺负的不吭声的就能放人走?”

    一声呵斥,黄三吓得直接腿软,转身谄媚的赔笑:“龙老大,您放心,我一会回去就把所有经营的场子都还给咱们,另外这段时间的营业额我照赔不误!”

    慕庒却冷眼扫了一眼,然后看向王海:“你处理吧,别惊动了上头!”

    说完,慕庒直接转身,孤傲的离去。

    不一会,身后传来了呜呼哀哉的惨叫声。

    慕庒一回了自己的屋子里,立即给夏家打了一通电话,正好接电话的是苏渺。

    “丫头啊,你说的法子还真是一试就灵,秦家已经道歉赔偿解决了,不过,你怎么知道秦振飞就一定吃这一套?”

    苏渺在电话那头笑嘻嘻的解释:“爱女心切,秦家家大业大,哪里丢得起这个人,这下子干爸是不烦恼了吧?”

    “不烦了,要不是特殊时期,干爸想洗手不干,撤出海城出国顺便办移民,不然才不会为这点小事苦恼!”

    “干爸,你现在就要移民?”苏渺记得几十年后的慕家出国也是九十年代的事情了,现如今早了几年了。

    “是啊,毕竟正经过日子才是事,国内已经没有干爸的容身之所了,你要愿意,干爸带你一起走啊?”

    苏渺笑着拒绝,但是内心也佩服慕庒拿得起放得下,四十多岁就不恋战,筹谋以后了,也难怪几十年后的慕家在国外是那么的壮大。

    她想起正事,立即追问道:“干爸,既然事情办成了,那是不是要允诺了啊?”

    慕庒想起之前答应苏渺的事情,十分爽快的说:“好,你说什么条件都行!”

    苏渺毫不犹豫道:“那好,那请干爸说出,除了秦善横插一脚,还有谁要买凶绑架我?是景城的谁家?”

    她话音才落,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久。

    苏渺立即问了一下:“干爸,你有听见吗?”

    慕庒轻咳了一下,十分为难:“丫头,你又何必如此执着为难?”

    苏渺闻言,眉头一皱,反问一句:“干爸,如果有人存心害你,但是失手了,你会不着急去找真凶吗?万一以后再被伤害呢?”

    慕庒在电话那头长叹了一口气,道:“你这丫头,一会我叫别人送一份信给你,上面自有你想要的,我这可就没有说出来,也不算破了信义!”

    “好!”

    苏渺挂断了电话,焦急的等待着慕庒那边派来的人,一直到天黑,才有人来,她接到信立即迫不及待的打开了,只见上面只写了四个字:景城宸家。

    第四百章 她一定不会放过秦善

    苏渺身影摇晃了一下,差点摔倒。

    景城宸家?宸爷爷干的吗?也就是说,宸爷爷为了自己的儿子娶连城珏的姑姑连城霜,出手的吗?可是怎么和亦澜哥说的相反了呢?

    不应该是连城家动手,为了讨宸家欢心吗?

    宸家的出手,和连城家又是否有关系?

    苏渺现在很想去景城,搞清楚这背后的一切阴谋。

    她着急的又给慕庒打了一通电话,只不过慕庒迟迟没有接电话,苏渺只得和家里打声招呼,就出门去找慕庒去了。

    天堂俱乐部的顶层。

    慕庒遣散了所有的人,一个人坐在阳台上,阳光照在他的身上,但是却散不开他身上笼罩的一层阴霾。

    “老宸,这次算我慕庒对不起你,没讲信义了!”

    他自己呢喃一句,旋即端着一杯红酒,一饮而尽。

    对于慕庒这种混江湖的人来说,信义是最重要的,比起身上多几个刀疤,大楼不愿意失去信义。

    而且,他慕庒能发家,也是当年的知遇之恩,和宸亦澜爷爷的帮忙,不然现在的他还不知道在哪里呢,虽然这么多年不来往了,但宸家有事情,他一定会帮。

    所以,得知宸家和夏家因为立场不同,在省内多有较劲,所以就拜托了他绑走夏家的女儿,只要过了选一把手的时间之后,再放回来就行,为的就是要夏季,也就是夏博涛缺席选举会议,结果没有想到阴差阳错,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偏偏,夏博涛赏识他,而慕庒也觉得夏博涛的思想前卫,若是好好合作,必然能更好。

    更何况,还有夏叶岚那个小机灵鬼,他是真的喜欢……

    四处静谧一片,慕庒独自喝酒浇愁,突然,身后传来噗通一声,只听见有人说:“小小姐,不能进去啊……”

    苏渺直接没有理睬那人,环顾一圈就看见了阳台上的慕庒,立即喊了一声:“干爸!”

    慕庒扭头,冷冷的目光斜睨了一眼那看守的人,然后道:“下去,带上门!”

    看守的人立即退出去,带上了房间的门。

    苏渺快步走到了慕庒的面前,瞧着他没有再穿的和演戏一样,很普通的装扮,坐在阳台,大白天的买醉,不由得微凝眉心。

    慕庒打量了一眼苏渺,勾唇轻笑一声:“已经告诉你答案了,怎么还亲自跑来了?”

    苏渺盯着慕庒,良久才缓缓开口:“其实,我知道很多,你没有告诉我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景城是谁家的人要害我,那个时候我以为是连城家为了讨好宸家,想将连城家的女儿嫁给宸家所以投其所好,为了宸家的前途,绑走我,让夏家自乱阵脚!”

    慕庒的神色微变,完全搞不懂,这么小的孩子是怎么知道的?还是自己又在瞎猜,忽悠他的答案?

    “但是,之前干爸告诉我无关连城家,我就想不通,以为是我知道的情报不对,可是现在又是和宸家有关,我实在想不通!”

    说完,苏渺直接拿着信件,放在了桌子上,而她则是扑通跪在了慕庒的面前,神情十分严肃。

    “干爸,我知道你们混江湖的人最讲究信义,但是这件事情的真想对我非同小可,干爸既然已经破了信义,又何必再自欺欺人,不如完完整整的告诉我这其中的实情吧,我保证今天在这里听到的话,出了这个门我就会忘的一干二净,也不会告诉我爸爸,更不好让宸家的人知情!”

    苏渺的这一番话,对于慕庒来说,还真是又刷新了眼界,他心存疑惑,眸中充满了探索:“叶岚,干爸知道你很聪明,但是你是怎么就先知道,宸家和连城家的事情?不要再告诉我是你爸爸调查的,你爸爸对于是谁绑架你根本无从所知!”

    在慕庒的印象中,夏博涛对这些其实并不知情,而先前已经被夏叶岚忽悠过一次,他权当没有这回事,可是现在旧事重提,慕庒就不是那么好忽悠过去的了。

    苏渺见状,无奈的耸耸肩,长叹一口气:“你也知道我聪明,只要看报纸电视就能知道一些动态,而且我听隔壁秦家小善姐姐说过景城的事情,她无意透漏的,您知道我聪明,一猜即透,而且我爸爸的身份,和宸家那位算是面和心不和,联想猜测而已!”

    慕庒就算不想相信也不行,因为苏渺解释的很无奈,很诚恳,最主要她的年纪在这里,又能如何解释呢?

    他赶紧扶着苏渺站起身,盯着她良久,无奈道:“好吧,那我就告诉你,反正已经不仁不义,不过你也要答应你说到的,另外,叶岚,聪明是一件好事情,但是过分聪明了,对你可不好!”

    苏渺认真的点头:“干爸,我知道,所以我的聪明只在你面前展露无疑!”

    这也是告诉慕庒,她信任他,也希望慕庒信任她。

    慕庒盯着苏渺,看着小小的她,眼神之中却充满了镇定,那充满希冀的眼神让他不免微微一笑:“好吧,真是拿你没辙,或许我和你这孩子就是有缘!”

    他拍了拍身旁的位置,苏渺毫不避讳的坐在一旁,慕庒将苏渺想要知道的都告诉了她。

    从天堂俱乐部出来的时候,苏渺心中却是五味杂陈。

    慕庒说,这件事情和连城家压根没有关系,绑走她也不是要了她的命,而是耽误接下来一周内的选举会议,不想让夏博涛参加而已。

    那么前世的所谓景城首富,应该说的就是秦善的乱入,因为秦善自夸,所以聂庆一家才会听到了所谓景城首富有关的东西吧。

    不关乎连城家的事情,她还真是误会了连城珏,但是却是亦澜哥爷爷一己私欲做出来的事情,亦澜哥对她撒谎了。

    这一刻,苏渺的内心十分的难受,亦澜哥说谎也是不想和她断了关系吧,但是归根结底导致母亲流离失所离开夏家还是因为秦善。

    苏渺的眸中迸发出一股锐利的光芒,垂在身侧的小手不由得捏紧,内心暗暗发誓,不论是几十年后,还是现在这一世,她一定不会放过秦善。【本章节首发.言.情.小.说园,请记住网址(www.yqxs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