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1章 最爱的女人

    第951章 最爱的女人

    因为上次的时候,司晓晓和司丽萍一直处于冷战状态,司丽萍把司晓晓的生活起居照顾的无微不至,可除却必要,不愿意和她多说一句话。*【WWw.$Yqxsy.Com】

    “妈,难道您要一辈子这样吗?”司晓晓看着桌上的饭菜,全部都是她西海尔口味,可做饭的人却连一个眼神都不肯给她,她有些接受不了,“这么多年,我们一直相依为命的过来了,您为什么不能……您不要再和我赌气了好不好?”

    最近因为毛小艺的事情,霍家的门禁忽然严了起来,她已经好多天不能出去见他了,原本心里就忐忑,现在那种不安更是被放大了无数倍。

    现在的司晓晓急需一个人安抚,她期待的人自然是司丽萍,当然也只能是她。

    “我没有和你赌气。”司丽萍淡淡道,“既然我们谁也不肯妥协,以后就不要再提这件事。”

    司晓晓一喜:“妈……”

    “我仔细想了想,你已经不是一个孩子,我不该左右你的选择。”司丽萍顿了顿,“但是同样,你也不要干涉我的想法,就这样吧。”

    说完,司丽萍就去了自己的房间。

    自从上次两人每天谈拢之后,司丽萍就已经不和司晓晓在一个饭桌上吃饭了,这让司晓晓十分不安。

    “妈!”司晓晓喊道,可惜,司丽萍决定的事情从不轻易改变,她双眼无神的坐下来,脸上终于露出苦涩,“难道我真的做错了吗?”

    她只是爱一个人,想为那个人做一些事情,这怎么就错了?

    “不、我不能再这样等下去了,我要见他……”司晓晓喃喃道。

    原本还没有什么,但是这个念头一旦冒出了,就像是吸水的海洋球迅速的膨胀起来,如果不能在最短的十时间里抵达心愿,她一定会死掉的。

    “我要见你。”她顾不得吃饭,就打电话给他,“我要在最短的时间里看到你。”

    男人语气不悦:“我告诉过你,在霍家的时候少打电话。”

    “我要见你!”司晓晓坚持,“我一定要见到你。”

    她的声音里待着哭腔,她一直以为自己心理素质十分强大,即使怀着孩子来到没人喜欢她的霍家,也毫无畏惧。

    男人厉声道:“司晓晓,你不要忘记你的任务是什么!你最近的表现很差劲!”

    “我是一个人,不是你的玩偶,你说过爱我的,难道你就是这样对你的爱人吗?”司晓晓咬着嘴唇,她很想怒吼,可是因为不想被人听到,只能竭力压抑自己,“你不能这样对我!”

    “嘟嘟嘟——”

    电话里忽然传出挂断的声音,司晓晓气的浑身打颤,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这一瞬间,她是真的很想毁天毁地,甚至想要和那个男人同归于尽也好!

    “我倒是要看看你在忙些什么事情。”她扶着已经四个月的肚子坐在床上,眼底因为愤怒而猩红一片,“你不可以背叛我,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

    放下电话,弯弯冲着小七眨了眨眼睛:“你猜这个男人是谁?”

    “声音采用了变声器,不过如果是我们不熟悉的人,又何必多此一举来掩饰自己的声音呢?”小七接过弯弯的话,笑道,“你觉得是霍敏轩?”

    弯弯眼神明亮:“是谁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司晓晓的情绪十分不好,本来孕妇情绪就容易波动……你不觉得司晓晓比一般人更加缺乏安全感吗?”

    “你想做什么?”

    “当然是帮她看清楚渣男的真实面目了。”

    第二天上午,弯弯敲了敲司晓晓的房间门:“我觉得有些无聊,你陪我聊会儿天可以吧?”

    “我和霍小姐没什么可说的。”司晓晓冷冷道。

    弯弯眨眨眼睛,看来昨天的事情让她心情十分不好。

    “寄人篱下就应该有寄人篱下的样子。”弯弯索性直接在她们房间的小客厅坐了下来,曲起手指在桌上敲了敲,“就这一点来说,我觉得你妈做的比你好多了。”

    司丽萍一直自己的房间里没出来,司晓晓则头皮一阵阵的发紧,她走出房间坐在弯弯对面的椅子上:“你找我到底什么事情。”

    “你也知道我最近在家里憋坏了,你陪我出去转转。”弯弯笑道,“而且不管怎么样你肚子里怀着的都是霍家的孩子,我这个做姑姑的也应该给孩子添置一些衣物。”

    能出去!

    司晓晓立刻答应:“好,我陪你去。”

    只要能出去霍家大门,她一定可以找到机会去找他,她现在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那个男人,问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186章 DNA鉴定

    “这个……为什么?”火火又问,“有什么讲究吗?”

    郑月亮摇头:“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不过妈咪很少这么严肃的吩咐我事情,我是一定要遵守的。”

    “我们可以帮你斗倒秦红梅,也可以让她东山再起,所以你明白我的意思?”霍念未淡淡道。

    郑月亮点头:“我明白,你不就是想告诉我,主动权不完全在我手里吗?的”

    “还有五分钟。”霍念未看了时间,“让米修跟我们生活在一起。”

    郑月玲对此并没意见:“我住二楼,你们就住一楼了好了,稍后我会让人把秦家的资料送过去。”

    话音落地,外面传来沉稳的脚步声,一个男人抱着米修走了进来,来人正是郑月玲的大哥郑涵予。

    “我小妹做事情有些冲动,还请两位不要介意。”郑涵予把米修递过去,“孩子很好。”

    火火一把把米修抱进了怀里,紧紧的抱着他,才觉得心里缺失掉的那一块正慢慢变得圆满起来。

    “妈咪。”米线老实的趴在火火的肩膀上,“我很好,也没有受伤。”

    霍念未冷哼一声:“家人都在提心吊胆,你倒是很自在。”

    感觉到自家爹地的腾腾杀气,米修惊得猛的一缩脖子躲在了火火的怀里,惹得火火又是心疼一番,当即就冲着霍念未发飙了:“孩子好不容易回来,你就不能温柔一点?”

    霍念未:“……”

    “有什么事情你们谈吧,我要带米修去休息。”火火看向郑月亮,“麻烦让人带我去客房。”

    既然对方知道小表妹的下落,他们是不能走开了,而且看这个郑月亮,虽然有时会语不惊人死不休,不过两人的气场并不排斥,相处的还算愉快。

    而且霍先生不是才说过,既来之则安之。

    郑月亮冲着门口的管家招手:“你去安排一下。”

    从始至终,霍米修小童鞋一直趴在麻麻的肩膀上,眼珠子滴流乱转。

    虽然不喜欢女管家前倨后恭的样子,但是不得不说这人能力还是有的,不多会儿的功夫,火火就已经和霍米修坐在了卧室的床上。

    准确的说,是火火坐在卧室的床上,而霍米修贴墙根站着,活像要一株即将面临狂风暴雨的蘑菇。

    “妈咪——”蘑菇可怜巴巴道,“我很想你和爹地。”

    火火不为所动。

    “看到你们来了,我很高兴。”蘑菇继续道,“爹地和妈咪是世界上最爱我的人了。”

    火火被他气乐了,一根手指头点过去:“霍米修,你来点干货吗?”

    “我怎么有点听不懂妈咪在说什么?”霍米修眨眨眼,“妈咪……”

    “你究竟是被绑架了,还是和郑月亮同流合污?”火火一字一顿,“老实交代!”

    霍米修一根激灵站的笔直:“妈咪!”

    “你是不是觉得全世界你最聪明?”火火手指在膝盖上敲了敲,“骗的你爹地妈咪团团转是不是很有成就感?”

    霍米修脑袋摇的拨浪鼓一样:“没有!”

    这一次,米修也知道自己闹大了,所以不管火火如何教训,都老老实实的站着,嘴唇紧紧抿着。

    “给你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要不要?”火火冷哼一声,“你才多大点的人,有点小聪明也想跟我耍心思?”

    霍米修连连点头:“妈咪你说就好。”

    “首先,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我仔仔细细的说清楚。”火火倒了一杯水慢慢喝,“老实交代。”

    霍米修“哦”了一声,他觉得站的有些累了,索性蹲下来,双手托着下巴才奶声奶气道:“郑月亮是我的网友。”

    “噗!”火火一口茶水尽数喷了出来,有茶叶贴在了霍米修的脸上,场面好不滑稽。

    霍米修慢慢擦了一把脸,又十分孝顺的捧了纸巾,接着挪的更远一点的位置蹲好。

    “妈咪,我接着刚刚的话说。”霍米修一脸严肃,“她的计算机也不错,当然比我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的。”

    这话说的可真是自豪感满满的。

    “说重点!”火火咬牙切齿,“你不要给我耍什么心眼,都没用!”

    霍米修委屈道:“马上就要到重点了,妈咪不要着急。”

    火火心里呵呵,只觉得有一万只羊驼在心空上奔腾而过,她三观易碎,同时质疑自己到底生了一个孩子?

    “好、好,很好。”火火挤出一抹笑,“继续。”

    霍米修硬生生打了个寒颤,轻轻嗓子道:“然后我就要罩着她,她就跟我说自己的难题。”

    “所以你就自导自演了一出好戏是不是?”火火恶狠狠道,“你到底是不是我儿子?”

    霍米修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这您真不能问我,我是不是您生的,您自己不清楚?”

    “你给我滚!”火火真是要被这个儿子的逼疯了,气急道,“你说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明明是一个软糯的小正太的,怎么一转眼就成了熊孩子?谁能来告诉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心好累哟!

    “妈咪不要生气了,生气老的快。”霍米修“十分好心”的提醒,“反正现在已经来了这里,你们就帮帮郑月亮。”

    火火现在已经不知道该跟自己的儿子沟通什么了,半晌才道:“你先一边待着,我想静一静了。”

    “如果您有什么愉快的事情一定要说出来,我随时最您最真诚的倾听者。”

    “你闭嘴!”

    霍米修捂着嘴巴继续蹲墙角种蘑菇去了,看来网络上说的很对,生气的女人是不讲道理的,他还是老实待着毕竟好一些。

    其实火火眼角的余光一直关注霍米修的情况,看他眼睛转来转去,她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那叫一个凌乱。

    “怎么了?”霍念未推门进来,看到母子两人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了看儿子,还是决定先去哄老婆大人,“是不是米修惹你生气了?”

    火火咬牙切齿:“我怀疑他不是我儿子。”

    鬼主意太多了,简直让人防不胜防。

    “妈咪你不要这样子,虽然我聪明了一点,可我真的是你儿子。”霍米修扑过来,抱住火火的小腿,“我们可以去做dna亲子鉴定的。”

    霍念未眼角抽搐,和自己老婆交换了一下眼神,大手一伸拎着霍米修的衣领就把人弄到一边了。

    “老实待着,你出什么幺蛾子呢?”

    “爹地也不要我了吗?”霍米修吸了吸鼻子,“我要找爷爷奶奶。”

    火火顿时就气乐了:“我还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长本事了,知道找人告状了?不过你倒可以试试看,看到底谁会更惨一点。”

    “真凶残!”霍米修挪到墙角蹲好,嘴里嘀咕道,“我答应郑月亮之前是打听清楚了的,秦家有一个煤矿,事成之后就归我们了的。”

    火火白了他一眼:“那是哄小孩子的。”

    “可我有专门的协议书。”霍米修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叠的四四方方的纸片递过去,“白纸黑字的,怎么能骗人呢?”

    霍念未把他手里的东西拿过来展开,一目十行的扫过去,脸上的表情变得越来越凝重起来。

    “发现什么问题了?是不是有什么陷阱?”火火见霍念未的脸色不对,赶紧问道,“你倒是说话呀!”

    霍米修也紧张起来,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的霍念未:“爹地,她、她不会真的是骗我了吧?”

    “没有。”霍念未把东西递给火火,“最起码我没有看出任何不妥的地方来。”

    火火了然,如果霍念未都没能看出来不妥,那只能证明一点,这份协议是真实有效的。

    “有意思。”火火冲着霍念未眨眨眼睛,“这个郑月亮真是有意思。”

    霍念未同意火火的观点:“我现在比较好奇的是,为什么郑月亮可以操作秦家的煤矿?”

    “当初秦红梅嫁入郑家的时候,这个煤矿是嫁妆。”霍米修眼睛亮晶晶的闪,“不过当时的老爷子也就是郑月亮的祖父不喜欢她,她就主动提出把煤矿给郑月亮。”

    火火愕然之后就了然了,难怪郑月亮这么大手笔,敢情这东西原本就是白得的,想来秦红梅想把郑月亮嫁给她的侄子也未尝不是想把煤矿要回来的意思。

    “那我们就白得了一个煤矿?”火火慨叹,“我还真是不习惯天上掉馅饼的感觉。”

    “也不算天上掉馅饼,你不要忘记我们已经被他们骗来了,这充其量只能算是酬金。”霍念未笑道,“而且我们现在都不知道秦家到底什么情况,好不好对付呢。”

    简言之,这酬金能不能拿的心安理得还要两说呢。

    “看你这个样子,想来是要接下了?”火火单手托着下巴看霍念未,“我现在怎么觉得怪怪的,好像哪里不对劲儿似的。”

    霍念未一语道破:“受人雇佣的感觉是吗?”

    “是。”火火老实的点头,“你也这么觉得?”

    “你就当做有趣的游戏了。”霍念未鼓励她道,“闯关打怪游戏。”

    火火“噗嗤”笑出来,没好气道:“你又胡说。”

    “我觉得爹地说的有道理。”墙角的蘑菇有话说。

    “闭嘴!”两人齐齐吼了回去。

    瓜.?子ww w.e .全新 改版,更2新更3快更稳3定,精彩!【本章节首发.言.情.小.说园,请记住网址(www.yqxs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