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园 > 女生言情 > 最美星芒 > 正文 第1001节
    第2015章 厉司承的女人不能留

    叶七得意地说:“看吧,我没说错吧,我就记得我以前在厉司承的身边见过她。*【『www.yqxsy.$Com】”

    齐白冷冷地扫了他一眼,叶七吓得立刻噤声。

    “会长,厉司承可是我们白虎会的大仇人。你怎么会把这个女人留在这里?”中年男人指责道。

    “坤叔,”齐白说:“她以前是厉司承的人,不过厉司承死后,她就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不行!”叫坤叔的男人摇头断然道:“我们白虎会绝对不能够留下她,她必须马上离开这里!”

    “坤叔,你是不是太过草木皆兵了?厉司承已经死了,她就不再是厉司承的女人了。是我要她留下来的。”齐白丝毫不让步。

    “会长,白虎会虽然你是老大,但是我们几个堂主也是有话语权的吧?”

    坤叔眼睛看向身边的几个人,那几人迅速点头附和,“堂主有反对的权利。”

    “那好,既然如此,我们几个堂主都反对你留下这个女人!”坤叔大声地说道。

    齐白朝他们看了过去,那眼神无风也无浪,但是空气中的温度瞬间就降低了几度。

    金助理站了出来,说道:“大家都是白虎会的人,不要伤了和气。至于楚小姐的去留,我倒是个有主意。”

    金助理说完之后,众人都纷纷把目光投向了他。

    金助理咳嗽了一声,然后指着远处的枪靶说:“我正在和叶七比赛打靶,我现在的成绩是四十五环,叶七是三十六环。”

    “金助理,打靶和这个女人有什么关系?”胖子坤叔皱眉问道。

    金助理推了推金丝眼镜,“我的主意就是,叶七这剩下的最后一枪,交给这个女人来打。如果赢了,她留下。输了,走人。”

    这个提议一出,众人议论纷纷。

    除非楚阮这一枪打中十环,否则她就输定了。

    可她看起来不过是个瘦小的女人,别说打中十环了,她会拿枪吗?

    怎么看,这个局楚阮都是输。

    齐白的一双桃花眼微微眯了眯,冷声道:“我反对。”

    众人看向他,齐白继续说:“她可以留下,因为她是我的女人。”

    这一句大家都被震惊了。

    楚阮更是紧蹙眉头,她和他可没有任何关系!

    胖子坤叔冷笑道:“会长,你别拿这话搪塞我们。金助理的主意很好,我同意这么办!”

    白虎会的堂主们,都以胖子坤叔马首是瞻。

    看坤叔同意了,于是众人纷纷也表示同意。

    叶七遗憾地看向楚阮。

    刚才她打了五枪,可是全部都脱靶了。

    连枪靶都没有挨到,现在又怎么可能一枪打中十环呢!

    哎,真是太难为这个小姑娘了!

    齐白则是面色不善,这群老家伙到底有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那就这么办吧!”胖子坤叔得意地说道:“把枪给她。十环就留下来,否则的话立刻从白虎会滚出去!我们绝对不会收留仇人的家属!”

    立刻有人把一把手枪递到楚阮的面前,楚阮接了过来。

    齐白站了起来,“我来帮她打。”

    胖子坤叔冷哼一声:“会长,你帮了还作数么?”

    这时候,楚阮淡定开口:“不必了。既然事情因我而起,那么这一枪当然是得由我自己打。”

    她的眼神骤然一变,和刚才拿枪的姿势完全不一样。

    整个人身上都散发出,一种不容忽视的恐怖气息。

    一瞬间,她就像是又变回了以前那个,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王牌精英特工。

    整个过程很简单,眨眼间楚阮就按动了扳机。

    子弹在枪膛内高速旋转着飞出,像是要把早上清冷的空气撕开一般。

    一枪!

    正中靶心!

    十环!

    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

    一片死一般的寂静中,只有齐白第一个开口,“坤叔,她现在可以留下来吧?”

    胖子坤叔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可是偏偏打赌的事情又是他自己同意的。

    他恨恨地看向金助理,怪他出了这个馊主意。

    金助理也在纳闷,他其实也不喜欢楚阮留在齐白身边。

    毕竟她以前是厉司承的女人,留在这里实在太过冒险了。

    可是齐白像是鬼迷心窍一般,非要留下她。

    金助理派人偷偷去偷袭楚阮,想要斩草除根。

    没想到被她打跑了,还以为是她运气。

    现在看起来,她竟然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金助理咳嗽了一声,推了推金丝眼镜,说道:“那么,楚小姐可以留下来了。”

    胖子坤叔冷哼了一声,转身走了。

    叶七一声欢呼,跑过去大力拍着楚阮的肩膀,力道之大,她差点扛不住。

    齐白一双桃花眼若有所思地看着她。

    有意思,她到底还有多少事情,是他不知道的?

    -

    话分两头。

    陈惜儿自从毁容住院之后,从前围绕在她身边的众多追求者就全部跑光了,连一个来看她的人都没有。

    唯一守在她身边的人,就只有云浪。

    “滚出去!我不要吃药!”病房里又传来了陈惜儿的尖叫声。

    云浪赶紧推门进去,护理很无奈的蹲在地上,收拾被陈惜儿打翻的药片。

    云浪走进来,抱歉地对护理说:“对不起,交给我吧。”

    护理走出去后,病房里就只剩下他们两人。

    “惜儿,该吃药了。”云浪耐着性子说道。

    “我要镜子。”陈惜儿盯着他说道。

    云浪像是没有听到一般,继续劝着她:“是不是水凉了?我给你换一杯温水?”

    “你是不是聋了!?”陈惜儿尖声道:“我说我要镜子!”

    陈惜儿整张脸,手臂,还有上身全都裹满了纱布,整个人就像是个木乃伊。

    纱布下面的躯体,也像是个死尸一般可怕。

    哦……不对。

    是比死尸更可怕。

    毁容之后,她从前那张美丽动人的脸,现在就像是来自地狱的恶鬼一般,没有一块皮肤是完整的。

    如果现在让她照镜子,她一定会疯掉的。

    云浪把药放下,柔声说:“现在不想吃吗?那我们一会儿再吃。”

    陈惜儿一把把他放在床头桌上的药片,全部狠狠给扫到地上,她像是发了疯一般的乱摔东西。

    第2016章 他们真的回不去了

    “惜儿,惜儿,你冷静点!”云浪不得不按住她。

    “啊!你这个骗子!给我镜子,给我镜子!”陈惜儿不断地尖叫,锐利的叫声很快就引来了医生。

    陈惜儿拼命挣扎,又碰到了伤口。

    医生见她情绪激动,不得不又给她打了一针镇定剂。

    “好了,现在趁她安静下来,赶快给她换药!”

    医生在给陈惜儿换药,云浪退了出去。

    在医生们忙碌的背影中,他瞥到了陈惜儿那张恐怖的脸。

    他双手攥紧了拳头,心痛得说不出话来。

    一个字都说不出。

    陈惜儿的父母,亲眼目睹了云浪的不离不弃。

    他们专门找到他,对他说很感激他,并且希望他能够继续照顾陈惜儿。

    在陈惜儿父母的眼里,认为陈惜儿虽然毁容了,但是仍旧是高高在上的千金小姐,恒远百货的实力不容小觑。

    要说以前,他们肯定看不起云浪。

    可眼下这种情况,他们不介意云浪的出身,毕竟现在厉氏集团倒闭了,他一无所有。

    云浪投靠他们,未必不是一条好出路。

    其实云浪心里根本就没有想那么多,只是对陈惜儿有着无穷无尽的愧疚。

    他甚至不敢告诉陈惜儿父母,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个疯狂爱着他的,执着的女人干的。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治疗,陈惜儿的情绪慢慢平复了下来。

    平日里,她总是穿着黑色长袖的衣服,脸上带着纱巾,能够勉强遮住那些恐怖的疤痕。

    她出院的那天,云浪来接她,把她送回家。

    “云浪,你别走。”陈惜儿拉住了,正要离开的云浪的手。

    “怎么了?”云浪问。

    “你就在这里住吧,别走,我一个人会害怕。”陈惜儿软语求道。

    从前的她,若是这样温柔的说话,美丽的脸上必定是柔情似水。

    现在她脸上裹着厚厚的纱巾,看不到表情,但是云浪还是心软了。

    “好,我不走。”

    夜里,两人躺在同一张床上,静悄悄的。

    黑暗中,陈惜儿爬到云浪的身上,一双手脚缠住他,热情地吻他。

    云浪也情不自禁地回吻她。

    可是,当他吻到她脸上那些坑洼不平的皮肤的时候,他迟疑了下来。

    陈惜儿骤然冷笑道:“怎么,你嫌弃我?”

    “我没有。”云浪急急地解释。

    “你现在要我吧。”陈惜儿的声音又变得异常温柔,“云浪,你好久都没有碰我了。”

    云浪一咬牙,一闭眼,翻身压住了她。

    他还是那么迷恋她的身体……

    云浪悲哀地幻想着,她从前的美丽模样。

    这晚,又有雨。

    陈惜儿命令道:“吻我。”

    她低下了头,这个时候,一道亮光闪过,黑暗的房间里,瞬间被照亮。

    她那张可怕的,几乎已经看不出五官的脸,骤然出现在云浪的面前。

    太可怕了!

    云浪猛地一把推开骑在他身上的陈惜儿,跑进了卫生间。

    镜子里的他,脸色惨白像是白纸。

    他脑子里全都是,刚才看到的陈惜儿那张恶鬼一般的脸。

    她真的不再美丽,云浪悲哀地闭上了眼睛。

    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

    -

    街道上到处垂挂着红绿相间的颜色,染着金色或银色的流苏坠饰,迎风招展。

    到处都充满了圣诞节将至的热闹气息。

    商店的玻璃橱窗的布置,也纷纷换上了象征温馨欢庆的圣诞装饰,惹得过路的行人会心一笑。

    云浪开着车,和陈惜儿一起来到了百货公司。

    恒远百货的千金小姐陈惜儿,自从毁容之后性情大变。

    平日里,她的脸上总是带着厚厚的黑色纱巾,足不出户。

    今天不知道她发了什么神经,非要拉着云浪陪她逛街。

    云浪想反正是去她家的百货公司,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所以就陪着她一起出了门。

    陈惜儿挑中了一件衣服,拿在试衣镜面前比划,问云浪好不好看。

    云浪点点头,说好看。

    陈惜儿自从毁容之后,总是穿长袖带纱巾。

    现在她这样肯出来呼吸下新鲜空气,也是一件好事。

    “我去试衣间试试,你在这里等我。”陈惜儿拿着衣服进了试衣间。

    云浪站在门口等着,这个时候有个女人拍了拍他的肩膀,惊喜道:“云浪?真的是你?”

    云浪转头,眼前的女人是他从前交过的一个女朋友。

    这个叫安娜的女孩,曾经和云浪有过那么一段。

    不过云浪这个人从前实在是太花心,所以他们在一起没多久就分手了。

    当然,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安娜,好久不见。”

    “你最近怎么样,我听说了厉氏集团的事情。”安娜地关心道。

    “就那样吧。”云浪苦笑道。

    这时候,正好有一个人从他们旁边走过去。

    那个人手上提了不少东西,眼看就要撞到安娜的身上。

    云浪眼疾手快,拉了安娜一把,“小心!”

    刚刚走出试衣间的陈惜儿,正好看到了这一幕。

    她刚掀开布幔,正想走出试衣间,却看到云浪和一个陌生的女人抱在一起。

    陈惜儿只觉得一股血瞬间就冲上了头顶。

    她怒气冲冲地大跨步走到两人的面前,指着安娜说:“你是谁!”

    陈惜儿的头上裹着厚厚的纱巾,整个人裹得像个粽子一样,模样很是怪异。

    现在突然恶狠狠地冲过来,安娜被吓了一跳。

    云浪急忙拉住胡乱发飙的陈惜儿,解释道:“惜儿,你别乱想,她是我朋友。”

    “朋友?”陈惜儿冷笑道:“什么朋友?女朋友?”

    安娜也不是吃素的,见自己前男友的现任像个神经病一样乱吃醋,于是她火上浇油地冷哼道:“没错,我曾经是他的女朋友。”

    “你这个臭不要脸的女人!”陈惜儿完全没有了以往淑女的形象,破口大骂道。

    “你要脸,那你怎么把脸包起来,是不是没脸见人啊?”安娜的嘴巴很毒舌。

    陈惜儿一听这话,立刻火冒三丈,想也不想,一把就扯下了头上包着的丝巾。

    那是一张多么可怕的脸啊!

    陈惜儿的整张脸上,没有一块皮肤是完整的。

    布满了红色的黑色的疤痕,大大小小无数。

    【本章节首发.言.情.小.说园,请记住网址(www.yqxs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