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园 > 女生言情 > 鬼夫帮帮忙 > 正文 第222节
    第四百五十六章 你还好吗?

    一时间心头大乱,突然间似乎有什么东西窜进我的脑海,昏迷前似乎听到了沈恒誉的声音,略微沙哑的,温柔的。

    他说:“灵儿灵儿我在这儿,你还好吗?”

    你还好吗?还好吗?

    我,还好啊。

    “啊啊啊啊啊!放我出去!沈恒誉你这该死的!”自从我醒过来,世界似乎变了一个模样。沈恒誉不再是爱我的,不,或许是爱我的,只是不能被发现。我只能这样子在心底里安慰自己。假装我们仍是两情相悦的爱人。

    这栋小房子,自从我醒过来,就被告知这是沈恒誉曾经的爱人的。而我,就是一个替身。这听起来很熟悉对不对?这完全就是当初我与沈恒誉相遇时的模样嘛。

    至于这些事情是谁告知我的,其实我也不知道,只是一醒来发现脑子里总是多出一些东西,不能够解释的,又似乎存在合理的东西。

    比如我与沈恒誉其实并不相爱。或者该说从未相爱。这个世界似乎就是我与沈恒誉相遇后的另一个平行世界,庆幸的是我们仍然会相遇,不幸的是,我和沈恒誉在那个世界里相爱并且生活快乐,而这个世界里,沈恒誉以折磨我为乐。

    刚醒来就发现自己被锁上了镣铐,浑身伤口遍布,火辣辣地疼,我一看见沈恒誉的脸,立刻惊喜万分,我想沈恒誉你终于还是会站在我身边,你知道我会怕,所以你就一直守护着我,可是当我一接触到他的眼神,我就知晓,这不是沈恒誉。

    至少不是那个爱我的沈恒誉,不是那个声音温柔,喜欢突然亲吻我嘴角看我措不及防的样子,然后偷乐得像小孩子一样的沈恒誉。他不是。

    他是沈恒誉,但不是我的沈恒誉。即便知晓这是幻境,但是一接触到他冰冷的眼神,心就开始凉飕飕的。就像人世间那些明知道暗恋没有好结果,可是还是心甘情愿守护在那个人身旁的蠢蛋。即便知晓这是幻境,可是在逃离这里之前,只要能够看见他,即使那不是他,也足以令我喜悦,至少我可以假装他仍然守护着我。在这另一个世界里守护着我,即便以折磨我的方式,呵这听起来也蛮酷的是不是?

    于是我开始了一段被折磨的经历。每次觉得生不如死的时候就会想,沈恒誉,等出了幻境,我定要你好看!

    可是夜深人静的时候,或者连同精神也脆弱不堪的时候想起沈恒誉,就会想,沈恒誉你怎么还不来找我,我快要熬不住了。沈恒誉等你来的时候,我一定不要说爱你。一定不会说爱你。可是下一秒,又会想,沈恒誉我这么喜欢你,你快点来找我一下会死吗?

    日子就在一天天过去,沈恒誉折磨人的手段也开始变得重复起来,于是我忍不住开口嘲讽:“嘿沈恒誉你怎么变没用了,连折腾人的手段都一样了?”

    沈恒誉冷冷地看了我一眼,眼神里的冰似乎要冻住我一样,然后,他不发一语,转身就走了。

    ……就,走了?

    我有点不敢相信。这一次他连折磨我的工具和手段都没使出来,只瞪了我一眼,就走了?这还是以折磨我为乐的沈恒誉吗?有点不可思议啊。不过这是在幻境,连同那些身体上的伤害我都受过了,还有什么不敢相信的?于是我乐悠悠地就在这里住了下来。

    直到那一天,我趁着看守我的人不备,偷偷使了一些小手段从房间里偷溜出来,然后东躲西藏地有意识闪开那些督查的人,顺着记忆里的路,趁着夜色可闻,偷摸进沈恒誉的书房。

    我知道,每个月的月中天,月色光亮无比,柔和无比的时刻,沈恒誉最喜欢一个人站在书房里静静地望着月亮,那模样像极了失意人。而此刻是他心底最柔软的时刻,每次只要这一时间点去跟他说话,他总是会表现得温顺无比,不知道是不是他身体里有一个藏匿温柔的容器,需要将平日里不多见的温柔藏起来,等到固定时刻才能够将那些温柔顷数释放。

    这是一件很奇妙的事,而更奇妙的是,此时此刻,沈恒誉不在书房里。虽说这是幻境,但是幻境并不会将人的习惯抹灭的吧?

    不过,这不重要。我思索三秒便决定放弃深究这其中的弯弯绕绕。我此次来书房,更重要的事是寻找他书房里的一样东西,此时此刻他不在书房只会更有利于我的行动。

    他书房里藏有他从头盖骨中硬逼迫出来的,最接近地狱深处,蕴含无穷力量的血液,只要将那血液透析进深陷幻境中的人,也就是我的身体内,便可以破开幻境。只是倘若血液透析错了人,那代价,估计也强大得足以毁灭一切,重归混沌。

    不过现在的情形已经很明显了不是吗?我是深陷幻境中的人,所以我也没有什么可以害怕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眉头总是不经意地皱起,我的直觉告诉我一切没有那么简单,但是我所看到的事物告诉我,一切就是那么简单。

    该死,还是别想那么多,先把血液找出来再说吧。我拍拍自己的头,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冷静一些。

    会是在哪里呢?我在书房里四处走来走去,一会儿动动墙上的弓箭,一会儿摸摸桌子上的书信,突然看到一些书信的封面似乎像是之前在幻境外我画给沈恒誉看的那般,虽然画的不好看,可是还是自我夸赞自己是灵魂画手,现在想想还真是啼笑皆非,可是那时候,很开心啊,无论是沈恒誉,还是我,都开心。

    当真是被沙子蒙了眼,怎么可能在幻境里看到那些东西嘛,这个世界里的沈恒誉恨不得杀了我,怎么可能会有那些情深意浓的往来书信。

    我抬起头,试图不要让泪水落下。这么丢脸的事情怎么会是我做的呢?我怎么会因为睹物思人而泪流满面嘛,真是的。

    可是,沈恒誉,我,好想你啊。

    刻骨铭心地想念扑面而来,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我还试图将那些思念一点一滴地驱逐,却发现,他们已经在我不知不觉的时候,跑进了空气里。

    沈恒誉,我很想你。很想很想。既然不能驱逐,那便让我思念你,无所顾忌地思念着。

    我摇摇头,试图晃下泪意,突然眼神瞟到一个用锦囊半吊在空中,隐藏在房间梁子与梁子之间的黑暗中,倘若不是我识得那个锦囊,又怎么这么容易让我看到。

    可是我爬上梯子近距离看到锦囊,那股子很不对劲的感觉又开始涌上我的心头,说不出哪里不对劲,但就是感觉得到。正当我还想着继续深究时,突然听到外面有人走动的声音,于是我赶紧一把扯下锦囊,然后偷偷摸摸出了门,回到软禁我的房间里。

    沈恒誉找到我房间里来的时候,我正想着要怎么跟他不动声色地告别,虽说幻境破灭的时候他是一定能够感觉得到的,但是告别这回事,我还是要做的。即便他折磨了我那么久,但就冲着他那张爱着我的沈恒誉的脸,以及最近突然莫名其妙对我越来越好的举动,我都应该跟他道一下别。不动声色地道别。

    “你……”

    “你……”我和沈恒誉不约而同地开口。然后同时静默,沈恒誉轻抿了一口茶,神色略微不同往日,像是羞赧般,开口:“我就是来看看你。”

    “嗯。我还死不了。”

    “不是,我是说……来看看你那些伤口怎么样了。”

    “没事,你沈恒誉弄得伤自己还能不清楚嘛,一时半会是好不了的。”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在心底说好要跟他静悄悄告别的,可是一想到告别,心情就莫名烦躁起来。我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于是一出口,话语就跟告别撇开了十万八千里远,就连情绪也不对劲。

    “行吧。那我走了。”似乎能够感受到沈恒誉的生气,是我的错觉?

    “嗯。再见。你好好保重。”终于告别的话语还是说出来了啊。可是说完后又好像心情更加沉重了。我是在舍不得这个世界的沈恒誉吗?难道原来我是一个隐藏属性的受虐狂?

    “嗯。你也,保重。”沈恒誉的眉头紧皱,话语停顿了一下,说完之后,起身就走出房门。

    终于走了啊。我躺在床上,手里拿着锦囊晃来晃去,心绪不知为什么突然不安宁起来。算了,这本来就不是我应该待的地方。我要回去那边,回去找那个爱我的沈恒誉,跟他说我想他了。我好想好想他。

    我仍然躺在床上,就着月光,将锦囊里的血袋拿了出来,血液并没有很多,大概只有两三滴,我撕破血袋的一个小口,然后对准眼睛的位置,跟滴眼药水一般,一滴,两滴。

    一瞬间眼睛像是要瞎了一般,火辣辣地疼,突然耳朵里似乎传来有人走动的声音,手里的血袋被来人抢走了,我想要去抢回来,可是我看不见,而且那些血液似乎在流失我的气力。然后是沈恒誉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他的声音里隐藏着巨大的悲伤。

    他说:“灵儿,灵儿我来晚了,可是你为什么不能等等我呢?”

    灵儿。原来他知道我喜欢他喊我灵儿的。

    第四百五十七章 我等你

    我想开口,可是突然间我觉得脑子里突然就涌进了一大段一大段的记忆片段,我感觉自己浑身都在抽搐,我需要蜷起身子才能减轻一点疼痛。

    灵儿灵儿你等等我。

    神经啊,我等你那我还不是不能出去这幻境。

    不,不对!他喊我灵儿!所以我现在不是在幻境里?

    不,也不对!倘若已经出了幻境,为什么他握着我的手还有血液粘稠的感觉,是我眼睛里的血吗?还是锦囊的血袋里的血?

    锦囊!对,锦囊。那个锦囊,我终于想起来了,那是以前沈恒誉非要我做给他的小信物,可是我实在不会缝,于是投机取巧的跑去买了一个锦囊,然后在锦囊的背面偷偷缝了我们二人的名字首字母。最后被沈恒誉识破了我的小聪明,可是对于那锦囊他还是视若珍宝。虽然他也吐槽过字母画的很丑就是了。

    还有那些书信。那些情浓意深的往来书信,原来真的不是我看错了。

    所以,所以说,深陷幻境的那个人,是沈恒誉才对吧?所以他才会失去记忆,他才会回到我们相遇的那一幕。而我,提前知晓了未来窃以为自己是进入幻境的人。多么,多么该死!

    那些透析错幻境人的血液,该是怎么样的惩罚呢?该死。沈恒誉,你看我总是说爱你,可是,可是啊,我总是给你添麻烦,我怎么,怎么可以肆无忌惮地说爱这个神圣的字呢?

    沈恒誉,沈恒誉。

    “灵儿,我想起来了。想起来我们的过去,可是差一点,就差一点我们就能够回去了。灵儿你总是喜欢耍小聪明啊你。可是这才是我最喜欢你的地方啊。灵儿,等我,回来。”

    等我回来。

    “啊!”

    “沈恒誉!”

    ……

    我会等你回来的。

    ……

    沈恒誉。自从那日从幻境中出来到现在已经是四年过去了。你怎么还不回来呢?

    我为你生的孩子已经会喊爸爸妈妈了,你怎么还不回来呢?

    夜色深沉,我望着窗外那些暗沉的树叶在风的吹拂下沙沙作响,突然间觉得天地间是多么寂寥。

    没有沈恒誉的陆灵是多么寂寥。

    “该死的!沈恒誉你再不回来,我就把你儿子带到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我们母子隐居去,我让你回来再也找不到我!”靠着窗户,我咬牙切齿地低声说着,说那些骂着沈恒誉的话,说那些思虑沈恒誉在幻境中所承受的苦难,说那些没有沈恒誉的日子我过得是多么艰辛,可是每天都要假装开心,说那些没用的思念,没用的情话。

    我说,我想你,好想你沈恒誉。

    我说我喜欢你,喜欢你沈恒誉。

    不,是我爱你。

    “我知道。”一股带着独特的清香以及一个厚重的肩膀将我圈入怀里,声音还是那么沙哑而温柔。

    他说我知道。骤然间我的泪水如同涌泉般,喷涌不止。

    “我也爱你。灵儿。”

    我爱你。你也爱我。那我们,可以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吗?

    风雨雷电来过你哄我,柴米油盐遍布我养你。【本章节首发.言.情.小.说园,请记住网址(www.yqxsy.Com)】